【图】对不起,我的告白来迟三年。 - 陆云怜- 青春故事-小说阅读

34小说网小编欢迎您访问本站,下面让我们一起阅读文章吧!

那低沉温暖的声音再一次于我耳畔响起时,正值立夏。轻风拂面,花香旖旎,一双彩蝶自眼前翩跹而过。脑海中便恍然浮现出那句我曾无数次念起过的小诗。

你是一树一树的花开,

是燕在梁间呢喃,

——你是爱,是暖,是希望,

你是人间的四月天!

(壹)

一年一度的虐狗节,我尚在自习室看书看到百无聊赖之际。手机屏幕蓦地亮起。消息提示显示,信息来自于我的死党兼发小--大熊。她只发来了一段十秒钟的视频,并没有说多余的话。然而,根据女人强烈的第六感,我断定,丫的一定是是偷偷脱单了!

果不其然,视频中高高帅帅的男生手捧鲜花,单膝跪地,满眼期 他起身去取外卖,罗漪赶忙把拖鞋穿好,毕恭毕敬地坐在沙发上。待的等待着大熊的回应。大熊则害羞的一手捂脸,一手慌乱接过鲜花。尖叫声随之响起,在一阵阵起哄声中,男主与女主幸福的吻在了一起。有那么一瞬间,满天狗粮窜的似乎要从屏幕里砸到我脸上。

一段视频,竟出现了两个于我来说不知是惊喜还是惊吓的片段。

第一,大熊流利的完成了一整套“害羞”的表演。

第二,求爱的男生,不是嘉麟。

(贰)

嘉麟是大熊与我共同的高中同学。这嘉麟虽长相普通,成绩普通,却是当年高中时期远近闻名的“情种”。他自从在高一开学那天对大熊一见钟情之后,便下定决心要一心一意的守护大熊。

为了更好开展他的“护花”工作,嘉麟翻阅无数“撩妹”指南,求教多方“情圣高手”,费尽千般心机。却偏偏败在了这个他一心想要守护的“小公举”,实则是一枚“刚直不阿”的钢铁女汉子的事实上。。

布置考场,在嘉麟正要伸出关怀的双手之际,大熊已经抱着一整箱书淡定从容的走出了教室。饮水机缺水,在嘉麟气沉丹田,准备在大熊面前露一手时,水桶已经稳稳的被大熊放上了饮水机。

“英雄计”不成,嘉麟冥思苦想后又得一计。这一次,他准备用清晨的爱心早餐,课下的细心辅导,天凉时的温暖外套,以及生病时的甜蜜糖果等一系列“温暖”的事物,来融化大熊这枚“钢铁直女”。

然后事实证明,嘉麟的“暖男计”,在大熊跟前也并不奏效。

至于清晨的爱心早餐,大熊是走读生,早餐都在路上解决。

课下的细心辅导么,大熊一直以来在全校名列前茅 在学习这一方面,嘉麟没有任何的话语权。

天凉时的温暖外套不必提,对于生病时的甜蜜糖果,嘉麟苦苦等了整整一学期,大熊连个喷嚏也不曾打过。

由爱故生忧,由爱故生怖。若离于爱者,无忧亦无怖。这句偈语她一直铭记在心。嘉麟倒也对得起他“情种”的称号,在第n个计划失败之后,越挫越勇的他决定情书告白。

那是大熊人生中第一次收到情书,她并没有表现出任何一个正常女生收到情书时该有的情感,连看也没看一眼便随手将情书丢给了我。那封情书我认认真真的读了,语句通顺,情感充沛,字里行间都流露着嘉麟对大熊的喜爱。

“你去告诉他 我现在只想好好学习。”她说这话的时候,表情冷淡,姿态高亢。让我顿时生出一种想要跪在地上,唯唯诺诺说一句“遵命”的冲动。

自那以后,嘉麟开始拼命努力学习,一改当年贪玩无知的本性。那时正值高三上期,对于嘉麟突如其来的醒悟,班主任老师感动的稀里哗啦,觉得定是自己教导有方,才让嘉麟迷途知返”。

嘉麟也非一时心血来潮,为了和大熊考上同一所大学,他这一坚持,便是高三一整年。

可现实就是现实,容不得半点矫揉造作。高考成绩公布,嘉麟的理综成绩虽提升不少,但是英语和语文成绩依然“感人至深”。

毕业聚会那天,大熊没有来,我知道,她是故意躲着嘉麟。嘉麟喝醉了,他拉着我,泣不成声的说:“阿陆,你一定要替我给大熊说一句,我爱你。”

我不希望看到自己出丑,自始至终都保持着清醒。可那一刻,看着眼前那个脆弱的几乎不堪一击的人,我泪流满面,心如刀绞。我多希望,这句话,没有前几个字。 月考前一天晚上,考场安排被张贴在布告栏里。而那三个字,我也始终没有替嘉麟转达给大熊。

嘉麟最终没能和大熊去到同一所大学,大熊留在了成都,嘉麟则去了太原。两座城市相距1317公里,17个小时的火车车程。

(叁)

进入大学的我们,后来都逐渐断了联系,至于嘉麟的求爱故事,也成为了一段无人过问的记忆。

某天晚上,我突然接到了大熊的电话,我一句“老铁”尚未出口,便听见大熊那头低沉的男音。没听清楚说了什么,只是觉得声音有些耳熟。

一贯乐于强行给自己加戏的我在一秒之中脑补了了无数个场景。嗯,,,,包括大熊被拐卖到偏远山区,以及大熊被骗入传销。

然而事实证明,我的确太“戏精”了。大熊联系我,只是想告诉我,她生病住院了而已。

“所以你现在怎么样,需要我过来陪护你吗?”爱“熊”心切的我此时已像热锅上的蚂蚁,着急的有些晕头转向了。

“不用,我……嘉麟来了。”大熊有些迟疑,却还是吞吞吐吐的从嘴里挤完了一整句话。

我有些发愣,竟一时不知道要说什么。电话那头也沉默了,此时,世界安静的只能听见我俩的呼吸声。

“所以你会接受他是吗?”

“我不知道,但……或许我被感动了。”

这段通话无疾而终,在说了一句“信号不好”之后,我便匆匆挂上了电话。

力气好像被抽尽了一般,我呆呆的坐在座位上。眼神不自觉,便瞟上了书夹里那封已经有些陈旧的情书。

(肆)

在嘉麟第n次来问问题的时候,我的心开始莫名的悸动起来。我知道他是为了大熊而来,而我,只是刚好坐在大熊后面而已。

刚开始时,大熊也会认认真真的回答嘉麟的问题。可到了后来,不管是多么简单的问题,嘉麟永远都只能得到大熊一句冷冷的“不知道”。被拒绝的多了之后,嘉麟便开始转战到我的“城池。”

嘉麟赢了,而我败了“城池”,还输的丢盔弃甲。

现在回想,我仍不知道,自己到底是什么时候开始喜欢上他的。或许是在他离开时礼貌的对我说“谢谢”的时候。或许是在他恍然大悟后歪过头对我咧嘴一笑的时候,又或许是在我们相遇时他对我招手的时候。我只记得,在那个阳光明媚的下午,他拿着习题集向我走来的时候,我的心脏,似乎漏跳了一拍。

可我没有嘉麟的勇气,不敢明目张胆的将喜爱写在脸上。且我尚还理智,我知道嘉麟不会喜欢我,他喜欢的是大熊,我最好的朋友。

后来,那封无意落在我手上的情书,也变成了我思念嘉麟时的寄托。我自欺欺人的将那情书上面的“大熊”两个字全部换成了“阿陆”。我荒唐又可笑,可我找不到任何更好的方法去发泄自己的情感。

那情书中的内容,我早已了熟于胸。洋洋洒洒的几千字,我最念念不忘的,不过那几句温婉动人的小诗。

你是一树一树的花开,

是燕在梁间呢喃,

——你是爱,是暖,是希望,

你是人间的四月天!

自大熊生病一事之后,我再也没有联系过她。我害怕揭开自己的伤疤,更害怕大熊发现我隐藏的秘密。我啊!一个连自己的情感都不敢表达的,不折不扣的胆小鬼,又怎么敢祈求得到嘉麟的喜爱呢?

(陆)

“恭喜恭喜,千年铁树终于开花了啊!”编辑这几个字时,我手抖的有些厉害。腹中莫名升起一股久违的欢腾之感。却不知这欢腾来自于哪里。

待大熊回复我时,已是第三天清晨。

“我和嘉麟不合适,他很好,只是我们不合适,仅此而已。”

屏幕上的“嘉麟”二字有些扎眼,我不知这算不算是老友间的“心有灵犀”,她第一时间便回答了我尚未问出口的问题。我一时有些慌乱,在对话框中胡乱编辑了几个字后,又迅速删除。

手机很久都没有动静,就在我刚编辑出一个小借口,打算终止这段对话时,屏幕上跳出了大熊的信息,很大一段。

“阿陆,你别装了。从一开始我就知道你喜欢嘉麟,可你就是不愿承认。那次嘉麟连夜从太原赶到成都来照顾我的时候,我的确是动心了,可我怕你难过,于是便事先打电话试探试探你。你突然挂断电话那一瞬间,我就知道,你还是放不下他。我和他处了一段时间,可那之后我们才发现,我们根本就不合适。说来也有些好笑,他追了我三年,可我们只用了三个月的时间,就彻底结束了这段感情。阿陆,如果你还喜欢他,就去找他吧!勇敢点。”

(柒)

我在阳台处踱步良久,脑补出各种自己被拒绝的场景之后。我还是决定要试一下。

就勇敢这一次!我轻声对自己说。

双手有些颤抖,心脏也仿佛要从胸腔里跳出来一般。在多次按错选项之后,我终于找到了嘉麟的号码。

并没有让我等太久,那边便响起了熟悉的男音。

“喂!阿陆。”

“我喜欢你”

几分钟后,我挂断了电话。

眼前两只蝴蝶翩跹而过,我抬起头来,日光温暖而明媚。今日的天空,竟也湛蓝的有些不像样子!
这里还有更多更好看的笔趣阁,有喜欢的朋友可以去看看!
“我也要去图书馆。”叶 他护着她, 让她快跑。潇扬转   “该道歉的 付茜:“我们旁边就是人大附吗?”我道歉了,该保证的我都保证了,你必须给我一 “不用……”罗漪拉着他的领带,眼尾有一丝媚态 她像只乖巧的小动物一样窝在他怀里,一双湿|漉|漉的眼眸里映着微弱的光。。个不行的理由!” 这 人家愿意卖你一个人情,就不要不识趣了。话不假,汐水一中实验班升学率高得惊人。过身来 罗漪:“……”看着她  于晚到底  跳着跳着,于晚总觉得哪儿不对劲。不知有意还是无意,那只原本搭在她腰上的手,这时都不知快滑到哪儿去了。是没走,在一旁静静的欣赏着自己的小男友为她洗手做 “我们竟然想到一块去了。”钱嘉云笑  “几年没见,看来,晚姐对我的记忆依旧深刻呢。”陆时熠似乎笑的还挺得意  就拿这段时间,他把咖啡换成牛奶,又让于晚养成了吃早餐的习惯,他不在用强硬的手段,而是学会软磨硬泡,于晚反而拿他没办法。。道,“罗漪属兔子的嘛。”羹汤。,语气平静, “我  这番话,让老太太对于晚的怒气  于晚咳了一会,总算安静下来。身子软软的 可她跟个木头桩子一样杵在那里是几个意思?靠在椅背上,闭着眼,不知是睡是醒。陆时熠小心 罗漪揉揉眼睛,转动乌黑的小脑袋,抬头看他。翼翼的从于晚后背,将自己的手抽回来时,还是将人惊扰。值,瞬间飙到了头顶,恨不得立刻马上就将于晚生吞活剥了,“狗|娘养的小贱蹄子,真比她| 好多话,当着那么多人的面没法说出口,不知道他懂不懂。妈还冷血无情!”是你们组的。”罗漪小声说道。似乎他原本就是这么打算的。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