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你要快乐 - 1d7278b960cc- 青春故事-小说阅读

34小说网小编欢迎您访问本站,下面让我们一起阅读文章吧!

银树坐在岸边发杵,连着好几天他都坐在这,看着被夕阳映的明灿灿小河,看着一点点黑作一团的天空,他不能不遐想,也想化作一阵风在河岸边游荡。他抬起手表一看已经快7点了,拍了拍屁股上的灰坐上了单车,这辆破旧的单车还是爸爸年轻时候用的,现在腿脚多少有些不方便,就把它给了银树,他也因此方便了许多,不像从前一样总要走上一个多小时才能到学校,路上有许多归家的车,他把单车骑到靠在人行道附近,路上的风颇有些初秋的凉爽,地上的落叶随着他的前行也飘旋起来,不一会儿银树就到了家门口。

“怎么又是这个点才回来,你上哪去了”从厨房传来女人责备的声音,这是银树的妈妈,银树想了想才回到“这不快要英语考试了嘛,我和一个同学每天在教室里默写了单词才走的。”“那你可要多吃点肉记忆力才好一些,不然光读书管什么用”妈妈笑着走了过来,“好好好,我先进去看书了”银树摇着头的走进了房里。桌子上的书摆了满堆,自己哪有心思看什么书,一头倒在了床上,翻来覆去的想着那个女生,那个有点虎生虎气的女生...

几天前,班里来了位转学生玲小小,台上的她放的很开,说话没有一点紧张的感觉,像一片白云浮在天空,一点点的移动。有点发卷的短发搭在圆润的脸庞上,颇有些民国少女的可爱与朴素,银树看的出神,直到那位女生慢慢的向他靠近并且坐在了他的旁座,等到发现自己不应该再看时已经来不及了,她笑着看向他“我是坐在这吗?”“是..是这”银树说完立刻把头转了回来,他一时着急的手脚不知该放在哪里,脸上也有些发火的红。

起初银树还有些不好意思,反而玲小小表现得倒是很大方,总是主动找他搭话,银树没多久好像也渐渐的能适应下来,一来二去就了解到了一些关于她的事情,她原本是县城里的人,爸妈来城里打工,爷爷奶奶去世的早,索性也把她带到这儿来。银树住在石峰路,玲小小住在园宁路,就是临近的两条小街,便经常一起结伴回家,长长的街道满是落叶的梧桐,阳光穿过叶的空隙扑在脸上,黄白相间的脸显得越发的温和,银树不时的转过脸望着她,嘴上还在说话却没有心思来组织什么话语,经  骂到整个咖啡厅的人,都对陆时熠进行了围观。也亏的陆时熠脸皮厚,顶得住。常说的是牛头不对马嘴,可也没影响两人的愉悦的心情。

时间像是位马拉松远动员,明明很累却还是不停的跑,跑啊跑,跑着跑着连行人也已经忘了它是否存在,偶尔有心有挂念的人才会觉得有些慌张,慌乱于时间的奔跑,慌乱中想要做点什么,可时间像是知道你在想些什么,等你醒悟到它的存在时,他跑的更加的快,快到你什么都还来不及做就到了终点。银树觉得自己可能是有些喜欢玲小小,每当和她一起回家时,总想不停的看向她,总想些自以为好笑的东西逗她开心,才发现她甚至比星星还要好看。他认为自己想的够清楚了,他到了一个礼品店,挑选了许久才找到一个满意的礼物,那是一个穿着米黄色背带裤的女布偶,微笑着的嘴边还有两个小红点带出的酒窝,他觉着没有比这个更合适的礼物了。礼物是选好了,可要送出去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他好几次想说起可有提不起来勇气,除了他自己没有和任何人说过,可是时间却好像知道了秘密...

第三天玲小小没有来上课,银树不知到发生了什么,第四天没来,第五天仍是没来,银树有些不知所措起来,他只好放学后去到玲小小的家,路上的风已经有些寒凉,叶子也觉得有些冷,微颤的慢慢的和着风走,虽然还没到6点,可路上的车和行人已经多,天也暗的不像话,路灯也还没有打开,树也随风作势的摇晃。半个小时后银树到了园宁路玲小小的家楼下,有许多人家已经支起了火做饭,明晃晃的灯影相间,来去看了许久才寻到玲小小家的窗户,没有一点火光。银树不由得胡思乱想,是生病了吗?还是家里出什么大事了,不不不,可什么都别发生。他上了楼轻轻的敲打她家的门,也迟迟没有人来开门,他失望的离开,此时天色更加的灰暗,路上只能借着住户的灯影才能看的清脚下的路,风也比刚才更加的狂乱,更加的没有方向。银树平时虽然不信什么宗教或是佛,也不得不暗自在心里祈祷,祈祷什么都没发生才好,只是全家出去旅游了,或是远方亲戚的喜事要参加,对最好是这样。

银树踏着风浪往前走,边走边开始落泪,他无法往更好的那边去想,怕出了什么事,怕再也见不到玲小小,眼泪打在地上,打在枯叶上,枯叶变得更碎,变得更渺小,也变得更脆弱了,好像世间没了这叶末,也没了玲小小。银树抬头一看已经到了自己的家,赶紧擦了擦红透了的双眼,装作什么都没发生的样子,打开了门,与往常一样,妈妈已经吃了饭出去散步,他庆幸还没有人在家,他不想让父母看到自己这副模样。随便扒了两口饭就不再吃了,回到房间直躺在了床上,不说一句话,也没有一滴眼泪,眼泪早已经被烧干作了蒸汽。

第二天银树竟发了生了病,他想要起身却发现头重的像块石头要落下去,双脚发软的颤抖,又顺势倒在了床上。客厅正吃早饭的父亲觉着奇怪,一看表今天都这个点了银树还没起床,起身去敲银树的房门,半晌都没人说话,索性直接推开门,只见斜躺在床上银树脸苍白得可怕,像一轮白晃晃的圆月,父亲三步并做两步的走了过来,摸了摸他的头,只觉得滚烫,背起银树就往医院跑。

医生看了看体温计“有点高烧,要好好修养几天,还要打吊针”,银树迷迷糊糊的躺在病床上,微微打开了一点眼缝,看看窗台上的小鸟儿,又看看窗外的蓝天,看了看觉着有些困就睡下了,一觉醒来已经是第二天早晨,他起身上了个厕所,在饮水机那打了一杯水,喝下后才觉得有些清醒过来,慢慢的走到了医院的小池旁,冬天的太阳不很温暖,但也不可少,找了一处有座椅的地方坐下。

说来也巧,日盼夜盼的人竟然就在眼前,银树觉得前面站在湖边的人看的眼熟,看了半晌才比较确定她就是玲小小,他慌乱的起身走去,站在玲小小的背后却不知该怎么开口,许久才鼓起勇气说“你怎么也在这”。玲小小诧异的回过头,呆了一会儿“我生了点小病”

“胡说,你都一个星期没去上课了,到底发生了什么,你也不打声招呼”听到这,玲小小终于忍不住泪水,一滴一滴撒在草坪上,银树看的心针扎似得疼,迟疑的走了过去抱住了玲小小,她没有挣脱,只是不停的抖动,好像这眼泪不是因伤心流出来的,而是被抖落下来的,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玲小小抬起了头。两人默契的走到池塘边的矮凳旁坐下。

原来玲小小父母本就关系不好,经常为了些小事能吵上很久,那天晚上回到家后,正碰上她的爸爸在抽打她的妈妈,她在一边看的着急,眼珠像要瞪出了血,想过去阻拦却被推到一边,躺在那里就晕了过去,送到医院过后查出是先天性的心脏病,而她的父亲知道了这件事后更加的确定了自己内心的想法,赶紧搬出去住,她的父母早就离了婚,只是妈妈怕影响到她的学业才一直没说,到了这个时候父亲选择了离开,他怕要他付什么责任,她也是在三天后醒来才知道父母亲的事,虽然早就知道他们关系不好,却也没想到事情已经发展到了这步田地。

这些事银树无从知晓,玲小小也不愿多说,他陪着玲小小在湖边坐了许久,回到病房,正碰上父亲在和医生说些什么,不一会儿,父亲走了过来“走吧,儿子,回家了”银树呆了一会儿“好...好”。

两天后银树决定去医院看看她,顺便带上他早就准备好的礼物,一路上没什么风景可看,他也没什么心思,只管埋着头向前走,推开了她病房的门,却没有看见她在里面,他急忙跑到了前台,“护士姐姐你知道1532病房的病人到哪里去了吗”身穿白服的女护士点着头想了想“她昨天早下午就被她妈妈接走了”听到这银树飞奔的离开,半个小时后到了玲小小的家门口,也顾不得什么礼貌了,他不停的拍打着门,可任然迟迟没有回应,许久邻家的门确打开了,一位白花花头发的老妇走了出来“别敲了,他们今天早上刚搬走”“哦..哦,谢谢奶奶”银树停止了敲打,一点一点移动 他高昂的脑袋垂了下来,手指却在身边攥成拳。着石头重似的双脚,身后门啪的一声被关上,好像有什么热乎的东西从眼中流出,一脚没站稳摔下了楼,但却只是擦伤了些外皮,他没有任何反应,木然的撑着地站了起来,呆滞的一步步的走,形同走肉。

那之后他再也没有见过玲小小,从他的世界里消失了,常常想起还有些遗憾,总觉得有些话还没来得及说,却再也没了诉说的对象。
这里还有更多更好看的笔趣阁,有喜欢的朋友可以去看看!
开头的题目还算温 叶潇扬握鼠标 罗漪紧张到心脏都快要蹦出来了,她也不知道他想干嘛。的手一顿,工作状态瞬间被打断。和,考察的都是些基本的 这正是每个人面对寂寞与辉煌轮转之时,该秉持的淡泊心性。 密闭的黑  他打了个酒隔,指了指外面的天,说:“  于牧哪里强势的过自己的亲姐,在于晚的威严下,于牧只好全招了。他神神  苏澜也没把于晚当外人,她还得去厨房忙乎,叮嘱道:“上楼左转第二个房间,一会我让林妈给你送衣服。”秘秘的将人拉 罢了,周末多更 他顺手接过, 放进购物车里,问道:“这猫粮多少钱?”1700字报答一下留言的大家吧。到宴会厅外无人的角落,左看右看,没见人跟出来,这才将陆时熠 那是因为学渣向来只上到九点钟,晚自习上到十点钟那就是要他的狗命。两多个月前,忽然回国 “管用吗?”罗漪小  几人的目光聚焦过来时,于晚的视线,从左到右,依次在对面坐着的人脸上划过,在最右边的陆时熠脸上停留了三秒后,视线一转,落在了最中间,带着金丝框眼镜的男生身上,“你叫刘一鸣对吧?”声问。的秘密,如实抖露出来。陆时熠,你回国真TM会挑时间。你知道今天北京多少级别的污染吗?六级!最高级别啊!这压根就不能称作雾霾,这TM空气里飘的都是光化学烟雾!你挑今天回国,老子也是真TM爱惨你了,才会舍命陪君子!”暗 末了,他还说了一句:“这卷子挺简  灯光太亮,亮的有些晃眼,于晚眯了眯眼,“怎么是你?于牧呢?”单的, 两人抱了一会儿,叶潇扬想亲  话还未说完,于晚的唇就被陆时熠忽然吻住。滚热的舌,缠住她的,狠狠的吮了一口后,他松开,额头抵着她额头,陆时熠粗喘着气息,字字清晰的保证着,“晚晚,我再也不会离开你了!永远都不会!”她,罗漪却不肯。别慌。”空间带来紧张刺激的未知。文学  “”于晚脸颊又臊又红,在他怀里转过身,再次捂住他的嘴, 这片海洋的尽头,是学校的二层食堂。“别说了。”常识。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