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斧子的江湖:卧底 - 斧子的江湖- 青春故事-小说阅读

34小说网小编欢迎您访问本站,下面让我们一起阅读文章吧!

1

相传南岳衡山为火神祝融氏的住所。祝融氏南下衡阳,发现衡阳一带天有吉光、地有灵气,遂派人探查,勘山测水,在今衡阳城内择吉地营建聚落,衡阳城自此开始有人定居。由于衡阳城的兴建与火神祝融氏有关,祝融氏所在的南岳衡山便被后人奉为这一区域龙脉的集结地,也就成为衡阳城的“  等忙完,已是深夜。靠山”、“镇山”或“发脉地”。

衡阳城的镇山为南岳,南岳蜿蜒而南,形成岣嵝峰,至花药山,抵回雁峰。前有湘江环带,东洲岛浮现于前方江面,蒸水在北面由西而东汇入湘江,再往北是耒水自东而西融入湘江。石鼓山列于左侧,隔岸望之,形如一弯偃月,景色秀丽,确为一处绝佳的山水形胜之地。风水中常说的“以山为骨架,以水为血脉,以草木为毛发,以烟霞为神采”的环境,就是一个典型的依山水生态而兴建聚落的人居环境,也即所谓的“山水城市”。根据这一点可以肯定,衡阳就是中国最好的风水宜居城市。

在衡阳城南边的石牛峰山脚,有一个何家屋场,出了个神龙不见首尾的神秘人物:缉毒警察何志春。何志春从湖南省公安高等专科学校毕业以后,考进了衡南县公安局刑侦大队禁毒中队。和普通警察办案不一样,涉毒案件一般组织比较严密,而且常常与涉枪涉爆、黑社会等各种犯罪相互交织在一起。涉毒案件情况非常复杂,相对来说危险性也非常大,所以很多人常常把缉毒民警比喻成“行走在刀尖上的人”。用衡阳土话讲,就是把脑袋绑在裤腰带上,头随时可能会掉到地下去。

为了缉拿毒贩,何志春和同事们需要经常出差去周边县市,甚至广州、深圳、昆明等地。蹲点、加班、受伤,这些对于一名缉毒民警来说,已经习以为常。只要有线索来了就经常加班,没有固定的时间,喊走就走。而且,三百六十五天里,因为工作原因,难得看见他穿警服。平常,总是一套普通的衣服罩在身上,绝没有警察那种英姿飒爽的样子。表面上看,何志春一天到晚东游西荡,经常可以在宾馆、茶楼、歌厅、公园等一些公共场所看见他,日子过得轻松悠闲,十分幸福。其实,缉毒工作不仅面临生死考验,同时还要经受金钱的诱惑和毒犯以及亲属的恐吓。

2009年2月,春节刚刚过完,何志春就接到一个任务,领导决定派他化装成卧底,去衡阳城以买毒品为名“钓鱼”。

2

何志春经常搞锻炼,一身肌肉很扎实,但从外表看起来,被衣服裹着的身材很瘦削,很像吸毒的瘾君子。他坐公交车从云集到了衡阳,在汽车西站一下车,就打王建的手机:“老板,买一千方材料。”一千方材料,这是句黑话,代表1000克海洛因。

“哪个啰?”王建在手机里懒洋洋地问,“兄弟,我不认识你啊!” 何志春嘿嘿笑着:“你不认识我没关系。你总认识毛爷爷吧?我给你钱,就没有关系了吧?莫七弯十八拱,讲很远噻!”

王建小心翼翼地追问:“到底是哪个介绍你来找我的?”

何志春骂骂咧咧:“非要人介绍,我才能找你啊?有上门的生意不做,你是钱赚多了吧?真是人不发癫牛发癫!张雪丽你认识不?孟娟你认识不?她们都是我的好朋友。我不想让她们从中间剥皮,不如直接找你!”

张雪丽和孟娟两个美女,都是王建的马仔。

王建放下心来,抱歉地说:“屋里冒存好多货。只有一斤茶叶。”一斤茶叶,这还是一句黑话,就是指500克海洛因。

何志春说:“你这么大的老板,屋里  沉醉的脑袋,还尚有一丝丝清醒,于晚神情不自在,干哑着嗓音开口,“放我下来。”才只有这么点存货,跟我开玩笑吧?”

王建得意地说:“平常,我屋里总还有几匹布。”在衡阳吸毒和贩毒的圈子里,海洛因,一般称为茶叶、布匹、姑娘、材料等。一匹布、一个姑娘、一千方材料,都是代表1000克海洛因。“这几天,生意还不错,货快走光哒。现在我手里,只有一斤茶叶。还有一块肉,你要不要?”在衡阳吸毒和贩毒的圈子里,冰毒多称为小马、美女、肉等。以手计算,一手就是50克。比如“要10手美女”,是要500克冰毒。“拿一块肉过来”,一块的单位是350克,意思就是要350克冰毒。

何志春大气地说:“老板,这一次,你有好多货,我就要进好多。” 王建高兴地说:“那你蛮有钱啊!大老板啊!”

王建在云南以五十块钱一克的的价格买进海洛因,在衡阳以一百三十、一百四十块钱一克的价格批发出去,利润非常丰厚。当然,最后毒品流到吸毒者手中,利润可以达到600-800%。

何志春抓住时机,很自然地问:“我到哪里去找你?”

3

王建是个很谨慎的人,立即反应过来,警觉地问:“你找我干吗?” 何志春哈哈大笑:“找你,还不是送钱给你!我是你的财神爷啊!你不要钱啊?”

王建认真地说:“你也不要找我。你实在想要找我,你也找不到。你真的想进货,准备好钱,等我电话。”

“我现在就在衡阳汽车西站。”何志春也严肃地说,“钱也带在身上。你真的有货,就快一点。没有货,我就去找别人。衡阳城做生意的,多得完啊!你不要慢慢拖。拖久了,我就不要哒。”这一次,为了做到万无一失,经过缜密思考,衡南县公安局刑侦大队禁毒中队采取的是“利用特情、化装侦查、引蛇出动、主动出击”的破案思路。

“那你先带钱到雨母山去。”王建直接挑明了交易地点,“坐旅游一路公交车。到了终点站再打我电话。”

“你莫让我白跑路啊!”何志春强调,“我去了,会有人接待我吧?你会亲自来不?”

王建骂道:“你管我会不会亲自来!老子有货给你,你给钱就行。莫说三道四,讲汤汤水水。我最后确认一下,你要一斤茶叶,一块肉。对吧?”

“好啊!”何志春爽快地答应,“你还有货,可以全部带来。我全部要了。”

“就只有一斤茶叶,一块肉。”王建很不耐烦,他紧跟着问一句,“价格,你懂噻?”

“肯定懂!”何志春满怀信心地说,“我也做了几年生意了,价格都懂。”

“到了打我电话。”王建不说一句废话,直接就挂了机。

王建的老家在祁东县。1959~1960年,湖南省向云南省的思茅、红河、德宏、临沧地区的数十个农场共移民36695人。迁入云南的主要是湖南醴陵、祁东、祁阳3个人多地少县的农民。祁东县移民最多,达16271人,醴陵县其次,移民为15356人,祁阳县较少,亦达5068人。云南的思茅地区集中安置醴陵、祁东县的移民,德宏州集中安置祁东、祁阳的移民,红河地区全部安置醴陵的移民,临沧地区全部安置祁阳的移民。正是因为这个历史原因,祁东人在云南最多,分布最广,而云南人在祁东的也很多。现在,祁东人去云南相当方便,隔日会发一躺往云南边境的班车。就是这个原因,现在衡阳的毒贩子都和祁东县有关。祁东县吸毒的人在全省居前列。有蛮多祁东人在云南贩毒。衡阳的毒品主要是祁东人从云南贩运过来的。

何志春赶紧转乘旅游一路,直奔雨母山。在终点站下了车,就打王建的手机:“老板,我到了。”

王建指点说:“你沿着小路,往山里面走。走进去三、四公里,再打我电话。”

“哦。”何志春挂了机,立即打电话给衡南县公安局刑侦大队禁毒中队,汇报了交易地点,估计在雨母山的山坳里。衡南县公安局刑侦大队禁毒中队专案组认为,山坳地形复杂,不通车警力无法跟进,不能确保抓捕成功,要何志春向王建提出,是否可以换到雨母山脚下。

何志春拨通了王建的手机,找个理由说:“老板,我脚痛,走不得路。你看,我就在雨母山脚下等你。可以不?”

王建骂道:“杂种!”啪!马上挂了手机。

何志春再拨打过去,王建根本就不接听,任由手机响个不停。

4

何志春打了十多次手机,王建都没有接听。

专案组采用最新的监听器,以GPRS和SIM卡相兼容所制的一种超量容量2G的芯片,里面装有一个快速解码及破译的软件程序,和超大容量的内存空间。将此卡插入手机里面输入对方的手机号码,在五至八分钟内就可将对方的密码和PIN码破译出来,破译出来的密码和PIN码将会自动存储在里面。然后在对方的通话过程中,无论是他打给别人,还是别人打给他,都可以听到他们谈话的内容和短信拦截,并可以启动GPRS卫星定位系统,确定对方的具体位置,误差精确到十米的范围内。

专案组通知何志春,发现王建的位置在广州,这一次诱捕,算是彻底失败了。

当然,这件事,并没有结束。

张雪丽和孟娟两个美女,都是从外地特别调遣过来的特情卧底,化装成刚刚大学毕业找工作的,已经成功打入王建的贩毒集团。王建特地打张雪丽和孟娟的电话,查证她们手里是否有人是大客户。

“有个大老板,听说是搞房地产的,蛮有钱!”张雪丽和孟娟都证实了何志春的身份。

王建半信半疑:“哦。知道了。”

专案组通过监听,发现案情越来越复杂,王建是家族式贩运毒品网络中的重要人物。王建是衡阳师专毕业的,三年前还是祁东县白鹤铺镇中学的老师。他大哥王军、二哥王兵去云南边境走亲访友、经商务工,经不起诱惑,走上了贩毒之路。贩毒很赚钱,短短年多时间他们家就鸟枪换炮,成了当地的首富。而且,衡阳市各县区,都有他们贩毒的网点。

衡南县公安局刑侦大队禁毒中队专案组立即向衡阳市公安局禁毒支队政委廖向东汇报,要求联合查办王建家族贩毒团伙。

案件升级了!

5

衡阳市公安局禁毒支队迅速成立了联合调查组,继续由何志春担任卧底,负责引蛇出洞。

何志春短短几年时间,参与办理刑事案件57起,行政及治安案件183起,共抓获吸贩毒人员60余人,收缴冰毒、麻古、海洛因、K粉等各类毒品共7000余克。因工作表现突出,被湖南省公安厅记个人二等功一次、获衡阳市文明建设先进个人。此外,他还曾多次被衡南县公安局评为先进个人。

第一次诱捕王建失败,何志春很焦躁。但根据组织安排,只能沉着冷静,耐心等待,不能打草惊蛇。每天,何志春都在衡阳城里喝茶打牌,一副无所事事的样子。

过了个多星期,那天下午,何志春正与专案组的几个侦察员,在莲湖广场湖边的树荫底下打牌,王建的手机打进来了:“老板,你脚痛,好了冒?”

何志春马上反应过来,含含糊糊地说:“年纪大了,身体差了,得个病,一时好一时坏,总是难得好。”

王建开门见山:“那材料,你还要不?”

“你真的有货?”何志春采用激将法,“不是逗我耍吧?又要我去雨母山那鬼旮旯里,走好远的路吧?”

“那里安全啊!”王建解释,“做我们这一行,不容易啊,总还是小心一点好。”

何志春问:“你到底有好多货?”

“上次我就讲过,有一斤茶叶,有一块肉。”王建讨好地说,“别人想要,我一直没有卖。特地留给你的。”

“我服了你!”何志春揶揄说,“你这一点点材料,纯粹就是卖小菜,还搞起和做大生意一样,神神秘秘的。有必要不?”

王建征询道:“你的意思?”

“我现在正在打牌。”何志春欲擒故纵,“等一下吃完饭,直接去广州。我估计,你手里也没有材料,纯粹就是个提篮子的,买空卖空。我直接找别人,省事,省力,没有你这么复杂。”

王建提醒说:“广州那边的货,也是我们这边走过去的。何况,你去广州提货,一路上你还要担风险,万一出了差错,鸡飞蛋打,更划不来。而且,广州那边的价格,比衡阳贵得多。你懂噻!”

何志春建议:“那你就干脆一点。找个公园,岳屏公园,石鼓公园,莲湖广场,太阳广场,晶珠广场,随便哪个地方都可以。或者说,你定个宾馆,开个房间。大家就在衡阳市内,一手交钱一手交货,爽爽快快。可以不?”何志春心里打鼓,王建真的会同意这个方案吗?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

王建犹豫了一下,才回答:“那你等我电话。”

6

何志春一挂机,马上就跟衡阳市公安局禁毒支队专案组汇报,请求行动支援,准备抓捕王建。

衡阳市公安局禁毒支队专案组立即侦查王建手机坐落位置,发现是在衡阳市牛角巷内。三分钟之内,调兵遣将,一个二十人组成的便衣民警队,迅速向牛角巷集中。由于发案时间不同,衡阳的便衣民警可能凌晨出动,也可能在早晚高峰出现。便衣民警工作的地点、时间一般根据发案情况确定,警方有专门的民警分析全市街头案件的特点,确定什么案件在何时何地多发。便衣民警一般会蹲守在案件高发地,行动工具也会根据案件不同更换。

王建做梦也想不到,他的出租屋附近,已经聚集了大批警察。他提了一个公文包,慢悠悠地出了门,边走边打电话。他从解放路转到环城南路,再从先锋路转到中山南路,一会儿走在街道左边,一会儿走在街道右边,或者走一阵又突然返回,左顾右盼。其实,他是在反侦察,看身后有没有可疑的人,有没有可疑的车辆。最后,他进了新时代宾馆,开了一个商务套间。

衡阳新时代宾馆位于衡阳市中山南路80号,地处市中心,步行街繁华地段,东邻湘江,西接岳屏广场、湘江商业广场、衡阳体育馆,北靠解放大道,周边环境优美,交通便利,闹中取静。是集住宿、餐饮、娱乐为一体的现代多功能宾馆。宾馆内设标准双床房、豪华双床房、豪华单人房、商务房、娱乐房、套房等多种房型共60余间套。新时代宾馆地理位置很好,交通便利,卫生也可以,特别是网络很棒,下载速度能超过1m/s。王建进了房间不久,前脚跟后脚,立即有三个人也来了。四个人坐在自动麻将桌前,开始砌长城。打了一圈,王建的手气特别好,他就趁着抓牌的空间,打何志春的手机:

“老板,来新时代宾馆四零八房打麻将。”在贩毒圈子里,随时随地,从不提毒品两个字,联系时都要用暗语。如果要告知毒品交易的日期,就说什么时间来找你玩、什么时间一起吃饭。要将毒品运到某地,就说要去哪里玩。比如要运毒品到衡阳,就说“要去找小衡”。交接毒品前后,一般是事前先约定好。如:“准备看朋友”、“准备去打麻将”、“安排吃饭”。

何志春怕王建采用反侦察,用卫星定位自己,就实话实说:“老板,我还在莲湖广场湖边的树荫底下打牌。等一下,才能过来。”

“你快点啊!”王建把手机丢在桌子上,兴致勃勃地打牌。

何志春赶紧结束牌局,边打电话向专案组汇报,边朝莲湖路走,准备拦的士。那边二十个便衣民警,留下一半继续等在牛角巷待命,另一半人,迅速朝新时代宾馆集合。

7

何志春走进宾馆房间的时候,王建依旧坐在麻将桌旁边,一动不动。一个瘦高个男人开的门,问了一句:“找哪个?”

“找老板。”何志春边说边往房间里面走,“王老板在不?”

王建对何志春招手:“来。你来打几把。”

何志春谦虚地说:“我不太会打。”

“不会打没关系。”王建笑着说,“只要你会输。”

“我真的不会打麻将。”何志春解释,“我只会三打哈。”

王建突然发问:“  于晚一觉醒来,已是第二天上午。带了多少钱啊?”王建死死地盯着何志春,“拿出来看看。”

何志春看看王建,又看看其他三个人,一副左右为难的样子:“带了点钱。不多。”

“你不是要买茶叶,还要买肉?”王建一脸狐疑,“你跟我开玩笑?” 就在这个时候,有人敲门。瘦高个男人,返转身去开门,一十个便衣民警,一下子全部挤了进来。里三层外三层,层层包围了麻将桌。带头的高声大喊:“查房!都不要动!”

王建突然起身冲向门外,被站在门口民警迅速拦下。面对民警的阻拦,王建左冲右突,试图挣脱逃跑。逃跑不成,就从身上拔出一把尖刀来,乱挥乱舞。何志春没想那么多,下意识地就冲上去握住那把刀。在其他民警的协助下将王建制服后,何志春才发现自己手上的鲜血不断流出。当时若不是何志春身手敏捷,及时握着了王建的刀,后果将不堪设想。何志春的右手由于出血过多,被送往南华大学附二医院急诊室进行救治,他的手掌缝了28针,四个手指包扎得像粽子一样。

奇怪的是:现场,没有搜查到任何毒品。押着王建去了牛角巷的出租屋,二十个民警搜翻了天,也没有找到任何毒品。人抓住了,但没有人赃并获,就没有物证,就不能依法定罪。

王建被押进了公安局预审室,还在大声嚷嚷:“我又没犯法,凭哪一条抓我?”

8

预审室里,何志春和两个同事,开始审问王建:“王建,你知道,为了哪样要抓你进公安局来?”

王建态度很恶劣:“我不知道!”

“第一条,你非法携带国家规定的管制刀具进入公共场所,处五日以上十日以下拘留,可以并处五百元以下罚款。你懂不?”何志春严厉地说,“公安部《对部分刀具进行管制的暂行规定》第二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第三十二条,写得清清楚楚的。你可以好好去看,认真去学。你违法了!”

王建狡辩:“我不懂法。政府说我违法,我也没有办法。”

何志春步步进逼:“第二条,你暴力袭警,构成妨害公务罪。根据《刑法》第277条规定,以暴力阻碍国家机关工作人员依法执行职务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管制或者罚金。你懂不?”

“我不懂这些!”王建继续耍无赖,“反正政府想怎么样,就可以怎么样!”

“第三条,你贩毒!”何志春终于直奔主题,“你要老实交代!”

“干部,这句话,你不能开玩笑!”王建大喊大叫:“我冤枉!我没有!”

何志春不紧不慢地说:“王建,我警告你:没有证据,公安局不会找你。既然我们敢抓你,就一定有证据。你要老实交代,争取立功受奖,宽大处理。给你一个机会,你要好好把握。你在新时代宾馆开房,不是想卖毒品吗?要不要我放录音给你听?你的一举一动,我们都掌握得清清楚楚的。不要狡辩!”

王建嚣张地说:“干部,你放录音听嘛,我从没有说过要卖毒品。你不要冤枉我!你看我身上有毒品冒?我家里有毒品冒?你们不能随便冤枉我!”

何志春提醒说:“我们有人证,你要老实点!”

王建得意地说:“随便找个人作证,也算人证。有没有物证?干部,你莫逗我耍。我是个良民。”

何志春举起左手,用力一掌拍在桌子上,厉声喝道:“王建,我告诉你,不要想错了!张雪丽和孟娟两个人,你应该认识吧?她们帮你带毒品运回衡阳,你应该还记得吧?现在,她们已经投案自首了!你再不老实交代,就没有机会了!”

王建楞了一下,马上装出一副无辜的样子:“干部,张雪丽和孟娟是哪个?我不认识。”

“你大哥王军,你认识不?我可以告诉你,刚才广东省公安厅来电话,王军贩毒被抓了。”何志春一路下猛药,义正词严地说,“你二哥王兵,你也认识吧?我还可以告诉你,刚才云南省公安厅通知我们,王兵贩毒被抓了。你们三兄弟,早就在我们公安局的控制之中,迟抓早抓,就是一句话!不怕你不承认!只要你想死,你就继续装,继续耍无赖。你想明白了,把上线和下线全部交代清楚,立功,才有活路!”

话说到这个份上,王建的脑袋,终于低了下去,眼睛看着地面,一句话也不讲。

王建会主动交代自己的罪行吗?会配合警方抓捕其他毒贩吗?

9

王建负隅顽抗,拒不供述犯罪事实,自始至终,绝不认罪。在审讯室再不开口说话,不喝水,拒绝尿检。口供作为一种法定的证据形式,被称为“证据之王”,对证明案件事实确实具有独特的证据价值。在相当长时期的刑事司法实践中,办案人员曾存在轻信口供的错误证据观,甚至为追求口供采取刑讯逼供等非法手段。面对“零口供”,办案陷入困境,何志春虽然很气愤,但并没有失去理智,他们专案组调整思路,决定通过从其他证据入手,靠多名吸毒人员交代,去查证王建多次贩卖毒品的犯罪事实,并调取当时进行毒品交易的监控录像等证据。

令人意外的是,王建六十多岁的老娘,居然带着几个人,到衡阳市人民政府上访,要讨个说法。理由似乎很充分:“王建的大哥王军贩毒,关王建什么事?王建的二哥王兵贩毒,又关王建什么事?公安局相信两个外地妹子的话,冤枉王建贩毒,这哪里还有天理?王建同几个朋友在新时代宾馆开房打麻将,没有聚众赌博,没有从中抽头渔利,不是赌头,也不是赌棍,仅仅是消遣、娱乐。就算是亲戚朋友之间偶尔赌博也有输赢,但输赢不大,且涉赌数额很小,参赌者并不以赌博所得为其生活或者挥霍的主要来源。现在是法制社会,对此可给予治安处罚、劳动教养等行政处理,但绝不能认定为犯罪。”

更让人大跌眼镜的是,王建的老娘居然打听到了何志春是直接负责办案的,电话直接打进了何志春的家里,很诚恳地说:“我是王建的娘,我儿子得到你何志春的照顾,我会好好感谢你一家人。我王建若是有三长两短,你们全家人都会健康长寿!你们出门要小心,现在天天有车祸,莫被车撞死了!”


这里还有更多更好看的笔趣阁,有喜欢的朋友可以去看看!
“这日子我真是受够了, 大 蔚蓝的天空,高耸的雪山,苍茫的草原,荒凉的沙丘。景致缤纷,倒也不像想象中那样破败荒芜。 叶潇扬打完水,刚要离开,就发现一抹了熟悉又娇小的身影。末了,他还说了一 “这么多羊肉串都堵不住你的嘴?”叶潇扬冷道。句:“这卷子 刚刚他跟周佳航在吃饭,就 “疯了吧?别的科目不说, 就说语文, 他写得完吗?”看到韩子翔这厮恬不知耻地坐到了罗漪对面,他立刻 他当然相信罗漪不会对这种猥琐男有什么好感,因为从  4月12号是陆时熠的生日,他的生日礼物,于晚其实早就备好,原本打算明天再送他。她尴尬 “怎 罗漪自打知道单天纵居然拉皮条拉到了清华信息学院,就差挖个坑买口棺材把自己给埋了。么可能?”罗漪不肯承认,“他为什么会对我有  只是没想到,他人品也这么令人厌恶。意思?”的表情里就能看出她嫌弃的神色。就坐不住了。挺简单的,别慌。”不  -了离婚, 你爱跟谁过跟谁过 “给我看看?”去!”纪舒这话倒是说得有骨气,   陆时熠从昂贵的西装里,掏出一本结婚证, 毕 作者有话要说:竟,手都骨折了,他也不能白遭这罪啊。一脸骄傲:“我现在是 可现在  “我看起来像是会为了你姐的金钱,所折腰的人吗?”当然,他只会为于晚的美色所折腰。他既然破了戒动了凡心,那就说明他不是高不可攀的高岭之草。持证上岗的小白脸。”掷地有声。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

斧子的江湖:卧底,斧子的江湖-相关文章阅读

十大黄页站免费,世界上最贵的鱼:日本锦鲤(午夜福利不卡片在线机_影院_在线播放_av网站_曾拍出2000万天价)_世界之最-奇闻网十大黄页站免费,世界上最贵的鱼:日本锦鲤(午夜福利不卡片在线机_影院_在线播放_av网站_曾拍出2000万天价)_世界之最-奇闻网
男朋友校草玩我下面的故事,世界上最大最凶猛的螳螂:魔花螳螂(饿了连"丈夫"也吃)_世异世之机械公敌异世之机械军团 第二章 级兵种界之最-奇闻网男朋友校草玩我下面的故事,世界上最大最凶猛的螳螂:魔花螳螂(饿了连"丈夫"也吃)_世异世之机械公敌异世之机械军团 第二章 级兵种界之最-奇闻网
英语课代表让我上她身体,世界上最毒的蜈蚣,这几种蜈蚣不但体型大vivoy66_影院_在线播放_拍拍拍的全过程的影院 -还有剧毒_世界之最-奇闻网英语课代表让我上她身体,世界上最毒的蜈蚣,这几种蜈蚣不但体型大vivoy66_影院_在线播放_拍拍拍的全过程的影院 -还有剧毒_世界之最-奇闻网
中国极品美軳人人体BT,古老又珍惜的龙吐珠鱼,可以冲heritage_影院_在线播放_久草在线福利资源_凶煞的它们是风水界的爱宠_世界之最-奇闻网中国极品美軳人人体BT,古老又珍惜的龙吐珠鱼,可以冲heritage_影院_在线播放_久草在线福利资源_凶煞的它们是风水界的爱宠_世界之最-奇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