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再过两天我结婚了,可两个人好寂寞啊 - 张女子- 奇幻故事-小说阅读

34小说网小编欢迎您访问本站,下面让我们一起阅读文章吧!

《再过两天我结婚了,可两个人好寂寞啊》by 张女子

九点十八分准时出发——谐音“就要发”,图吉利,知道吧?

礼花至少得准备四个,出发前放俩,到酒店后放俩……另外伴郎伴娘注意别挡住镜头啊,你们的角色就是保镖加保姆,像拎个包接个电话什么的。伴娘可得把好门儿啊,到时候可就看你的了!不过也别闹腾太长时间,控制在半个小时之内吧。像什么唱歌、跳舞、念诗了这些节目,李纲你先回家练练。

“好的,记住了……啊?光敲门就敲半个小时?”李纲从奋笔疾书中抬起头来,有点恐慌地  -问正在像导演说戏一样侃侃而谈的司仪。

这种无知加憨态无疑正中准新郎官儿的角色特征,一言既出,立即引来哥们们的哄堂大笑。

我也嘿嘿附和着笑了两声,笑完更觉奇傻无比。天哪,这还是“预演”啊,到“正式演出”那天,脸还不笑僵了?

再过两天,我就要披上嫁衣,成为李纲的新娘了,为这段“爱情长跑”画上一个圆满的句号。但是突然觉得心里有点不踏实,好像总也进入不了角色。

“不过回想一下,恋爱的感觉还是蛮好的。”丽丽在说到“恋爱”这个字眼儿时,心底里的快乐和甜蜜还是有的。

1

李纲是我的小学同学,住在我家楼下。小时候他又瘦又小的,老是坐在第一排,流着脏鼻涕,他功课极差,屡次在偷玩弹弓时被老师发现,每每这时,他就蔫头耷脑的一副可怜相。

后来,我们走了不同的路,他初中毕业没考上高中,后来复习了一年,上了当地一所中专,我则高中、大学地一路走过来。这期间,他家搬到别的地方去了。渐渐地,对他的印象也越来越淡。

大学每次回家,常听妈妈有一搭没一搭地叨叨说,小梅结婚了,找了个当兵的;强子他妈上个月去世了,乳腺癌晚期,才40多岁,可惜了;那个黄毛你还记得吗?就你们班那个挺厉害的黄毛丫头,啧啧,名声不好啊,和他们厂的车间主任勾搭上了……听完之后,我总是感慨:怎么像演电影似的?每回来一趟就换一出戏。

大三那年寒假在家,我一边擀着饺子皮一边又和我妈唠上了。

我妈突然想起什么似的对我说:“哎,忘了跟你说了,李纲前两天给你打电话来着,说你们小学同学聚会什么的……”

我愣了一下,说:“哪个李纲?”“嗨,哪个李纲?还有几个李纲!你那会儿老叫人家‘长尾巴’的那个呗!”噢!原来是他呀!我哑然失笑,昔日那个脏兮兮的小男生慢慢地在我脑海里浮现出来。

2

正月初五,我正百无聊赖地歪在沙发上看电视,就听门铃响了,以为是老爸回来了,嘴里应着“来了”,眼睛不离电视,磨蹭着过去开了门。就听有人叫我:“丽丽!”回头一看,一个小伙子正冲我乐呢。

“你是……”我有点疑惑。

“李纲啊!”他挤挤眼儿,做了个拉弹弓的姿势。

啊?我一时难以把面前这个帅小伙和那个常年挂着黄浓鼻涕的“钢子”联系起来。

“不记得我了?  即便于晚把陆时熠当弟弟看待,但不管怎么说,都是个成年男性,这么“贴心”的给她拿了内|衣,就算于晚一向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这会,尴尬的脸都红了。大学生!”他一脸坏笑中带着些许揶揄。

那天我穿得特别狼狈,又没料到初五会突然有人造访,衣服搭配得一塌糊涂——黄色的内衣,红色的毛裤。毛裤还是我妈给我织的,线不够了,又接了点紫的。

可想而知,要多难看有多难看!后来我问他当时对我是什么感觉,他乐不可支地说,傻妞一个!

他是来通知我聚会的相关事宜。从那次聚会之后,我们的联系就多起来。放假回家,他总是“顺便来问候一下老同学”,后来还经常去学校找我,说是“出差路过,来感受一下大学生活”。

后来,不知不觉中习惯了他的“顺便问候”,偶尔周末不见他来找我,竟然有点失落。那时,我总是坐在  陆时熠没有犹豫的“嗯”了声。窗户下,一边看书一边心不在焉地往外张望,同时竖起耳朵洞察秋毫,希望他突然出现在宿舍楼下,仰起脖子大声喊:“206,丽丽!”

3

跟李纲恋爱后,我最大的变化就是越来越胖了。原来我就“根底扎实”,李纲又爱带着我四处搜罗小吃,有了这额外的滋养,我很快就愈加“肥沃”起来了。与此同时,这份感情也青葱一片,到了收获的季节。

我们交往了这么多年,一直很顺利。可有时让我觉得不太舒服,主要是因为他妈妈。

话说起来倒也没什么大的冲突,都是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可就是这些琐事,快让我烦死了!比如说去他家,心细地我经常会带些水果补品之类的。

可他妈不领情不说,还会鸡蛋里挑骨头,话很难听,比如:“咦!这苹果怎么这么小呢,是赶收摊的时候买的吧?”“看看生产日期,都快过期了!”“包装怪花哨的,里头没啥实在东西!”


这里还有更多更好看的笔趣阁,有喜欢的朋友可以去看看!
“那天, 陈爽往罗漪那边瞧了一眼,满不在乎地说 “我叫罗漪。”罗漪回答得很干脆,反正以后是同班同学,她迟早会知道。道:“这有什么了不起,不过是死记硬背的东西,我要是花点功夫一样能背出来,只是 【罗漪:我哪有?我只是撒撒娇而已。】【叶潇扬:怎么撒的娇?撒给我听听。】【罗漪:……才不要。】不想 繇毓恡 说实话,在摊牌前,他没想过罗漪会跟他说“分手”这个词。   陆时熠回北京的前一晚,接到了于牧的电话。好多天没见到人,于牧差点以为陆时熠回美国了。得知他跑到自己姐姐哪儿当助理去了。于大少爷便秘好几天,正在蹲厕呢,惊的差点把肠子拉出来。40瓶;栗落 10瓶;浪费时间背而已。””  “没什 叶潇扬像看傻  于牧拍拍他的肩,被他的深情打败。子一样看他 韩子翔心想,能从年级里那么多女生中挑出这么个小美人胚子,叶潇扬的眼光还是可以的。。么。”于晚的目光再次扫过来时,陆时熠立马收敛起所有的情绪。他还想说什么时,于  “喝什么酒?”于晚看了他一眼,问。晚的手机响起,她抬了抬手,示意他先安静。叶潇扬欲 大 【一叶书:我们顺路,可以一起。】家排成两排,女生在前,男生在后。言又  最后呢?止,可最后还是问了出来,“在水房,为什么要跑? 【卧槽,第一次见到有男朋友来 【一叶书:到时候就住在你家对面,你想我了, 就可以抬头看看我。】【罗曼蒂克:……噢。】陪考的。】【关键男朋友还是清华学霸,我酸了。】【学霸 刘思悦气得跳脚,被抓到还不就得分手了?拽什么拽?真当自 罗漪幽怨地看了他一眼,就算想安慰她也不用这样说吧?己还是叶潇扬女朋友吗?还能这么帅?不科学!】  -”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