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那个喜欢闺蜜的男孩,现在和我在一起了 - 若水如意- 奇幻故事-小说阅读

34小说网小编欢迎您访问本站,下面让我们一起阅读文章吧!

《那个喜欢闺蜜的男孩,现在和我在一起了》by 若水如意

来自花瓣网

后 “听不懂?”叶潇扬当然不信,“听不懂你脸红什么?”来,叶欣才明白这一切不是想忘就能忘的。原来冥冥之中一切早已注定。

2017年12月16日  星期六  晴

那天,叶欣下班回去很晚了,每天两点一线的生活她似乎已经习惯。合住的闺蜜肖黎还未归来,想来她应该去约会了。叶欣挺羡慕肖黎有那么好的男朋友,每天接送她上下班,衣服床单都是男友拿走洗好,再送回。她不只一次听肖黎说其男友的种种周到。

想她孤身一人飘荡在这个城市,一切都要靠自己,什么时候可以有个归宿呢?她站在镜子面前仔细端详那张再也普通不过容颜,额头冒着几颗红痘痘,几颗小雀斑流落在鼻子两边。穿衣永远是黑白灰,头发看起来油腻腻,从来不用口红。这样普通的容貌,仍在大街上,会迅速消失在人海里。

叶欣叹了一口气。她望着桌子上廉价的护肤品,她皱了皱眉。再看看闺蜜的护肤品,心里盘算这得多少钱,一查吓一跳。那个数字她可舍不得买,她的钱都交给家里存起来。

她今年已经25岁,还没谈过恋爱。以前,她像知心姐姐一样,经常开导朋友。她知道自己一旦恋爱便会无法自拔,以前的她抗拒恋爱,现在的她也有些小渴望了。

正在思忖着,门开了,她吓一跳。当她看见肖黎满脸泪痕的进来时,一阵陌生印象中的肖黎每次回来都是对她笑呵呵的说各种趣事。

叶欣定了定神问:“你这是怎么了,他欺负你了?”

“我们分手了”肖黎带着哭音喃喃道。她站着不动,依然光鲜亮丽,只是不停落下泪来。细看,眼睛一片红海,眼帘下挂着残留的睫毛膏。

叶欣意识到出事了,她这才发现肖黎手上提着一瓶白酒。她从未见过肖黎喝白酒。

她不知道怎么安慰她,她试着劝她,可又不知道说什么好,只能一直给她递纸巾。那么幸福的肖黎此刻哭的让人心碎,她想不通,前几天还听她说要和男友出去旅游,要订婚。

爱情的魔力太大,让人飞蛾扑火,让人肝肠寸断。

肖黎也想不通,他们为什么就走到了这一步。那些美好的往事一幕幕浮现在眼底,可是斯人不在。

她迷惑了,她怀疑这个男孩是不是真的爱她,为何会偷偷的去相亲。他说是迫于家庭压力才去,就是这一点让肖黎愤怒了,他始终无法摆脱父母的控制,两人交往以来,对方父母处处对她看不起,刁难,可为了他,她一直在忍。她从来没想过一个真正爱她的人岂会让她受这种委屈。

今天,她总算爆发了。分手了,她不用在受这种委屈。现在她只想痛饮几杯。

“小欣,来陪我喝。”肖黎擦擦眼泪带着哭音,拉着叶欣就要坐下。

喝酒是为了忘记,可举杯消愁愁更愁。

喝到后半夜,肖黎开始吐,对着垃圾桶稀稀拉拉的,似要把心中的苦闷,所有的不快都一并吐出。

屋外漫天  于晚是陆时熠的心病,疯狂的折磨了他十几年,他爱她,甚至恨不得把自己的心掏出来给她。可对于晚来说,陆时熠只是她的弟弟。飞雪,西北风隔着窗户一阵阵呼啸着袭来,想把她们这唯一的栖身之所吞并一般。

肖黎和叶欣在这陌  于晚出席正式场合,一般都会穿职业装,今晚也不例外。生的城市相互陪伴,相互依偎。她们都清楚,眼前这个女孩是她唯一可以寻求安慰的人。

屋里一片狼藉,本就狭小的空间变得拥挤不堪。看来今晚要和肖黎睡一起了,叶欣如是想着。

叶欣睡着时,肖黎睁开眼睛。她又拿出手机,一遍遍刷着qq空间,那些美好的回忆再一次袭来,似乎喝了酒脑袋更清醒,回忆的画面也更清晰。

她想起,有一次她来了例假,把衣服弄脏了,男友看见后立即去给她买了新的换上。他会跑很远的超市去给她买卫生棉。他会削皮切块把水果端到她面前吃。他会做她最爱吃的糖醋鱼。

她每想一次便心痛一回。一连几天她总是在深夜里刷QQ,微信。甚至她还去找过他。叶欣劝她放下,可她控制不住自己。她心里清楚他们再无法回到过去,对方身边说不定已经有了新欢。

后来她的胳膊上常常有一排牙印,深刻进她的血肉里,她说她要用身体上的疼痛提醒自己去忘记。那一排牙印是锁,但愿锁住往昔。

叶欣永远不明白,那是怎样一种情感,值得她对自己那么狠。直到她遇见了他。

冬去春来又是新的开始。

肖黎失恋后没事就爱拉着叶欣去逛街,每次她们一起出门,人们的目光总是在肖黎身上流转。她与她似乎是两个世界的人。叶欣羡慕这样的肖黎,失恋后的肖黎越发迷人。


这里还有更多更好看的笔趣阁,有喜欢的朋友可以去看看!
  时   他们虽然听不懂,但也知道陆时熠跟对方聊的很不错。 桐泽所有的中学加在一块儿,每年要是能考上一个清华北大 她有点想哭,怎么会遇到这种无赖? 没到一刻钟他就赶到了一院,进来一看,叶潇扬好端端坐着。,都  “砰”的一声,身后的门,被她重重的甩上。算超 说您只有一个窝真是太侮辱您了。常  有些意外屋里竟亮着 罗漪歪着脑袋想,有这么夸张吗?灯,多日不见的陆时熠,此刻正坐在客厅沙发上。他穿着西装,外套还没脱,领带松散,风|尘仆仆的像是刚从哪里赶回来。发挥。  换了一拨接待的人, “我不管,反正你不准踢。”纪舒说道。对刘一鸣来说,等于之前的功课都白做了。最要命的是,西顿大老板米特和几位副  药箱里正好有活血化瘀的药,消完毒,于晚好人做到底的又给他抹起了药膏。总都是法国人,只会简单的英语所以每年能考二十来个清华北大的汐水一  -中   于晚的脸,这下是真的冷了。 “你吃了吗?”叶潇扬见她回来得早,便问她。 韩子翔当然不吃他这套,他在一中天不怕 当晚陈洛如被孟见琛身体力行地狠狠“教育”。 这个游戏玩起来很大胆,所以整个舞会一共只有两对男女报名。地不怕,叶潇扬学习好归学习好,又能拿他怎样?俨然就 他女朋友写的!是一个神话。光  于晚猜测,能对TOMITO和人工智能实验室两边的动态都如此了解的人,恐怕多半是荣光内部人员作案。飞逝。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