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太和她的相片 - 不缺碘人群- 励志故事-小说阅读

34小说网小编欢迎您访问本站,下面让我们一起阅读文章吧!

如今好像兴讲些老辈儿们的爱恨情仇,适逢阿太过世十周年,我想为她也讲个故事。这故事得从一张相片说起。阿太在世的时候,长年睡得是张四角立柱的架子床,床边有一小柜,柜上立着张老相片。我每次去,那相框必是干干净净的,不着一丝灰尘。听大人说,这床和相片是太公留下来唯二的东西。

相框里那人我与他平生未见,说是太公,但全家除了外公和阿太,只有远嫁的小外婆是他旧识。

外公从不提及他的父亲,或许是本就记不大清。至于阿太,小时候我对满脸沟壑的老人存着些敬畏心,不常常去她跟前伺候孝敬,在她这儿也就无从得知那些旧事,只有妈妈和外婆这两个与他素未谋面的人会悄悄讲故事一般告诉我一些有关这个家源头的故事。

那是张民国的黑白老照片了,相纸却只微微泛着褐,想来是好好保存着过了这些年岁的。

片中人物长身鹤立,身穿一袭暗色右衽长衫,我只道它是黑色的,下摆开衩处能看出里头一层油光水滑的皮子。看长相,此人未及不惑,长面高鼻,浓眉大额,架着副圆圆眼睛,眼神是再温和儒雅不过,还略噙着笑意。往下瞧,这位儒士脚上蹬着一双锃逛瓦亮的皮鞋。

这么温柔气派一位先生,他若是还活着多好,小时候牵着他的手去买个糖果吃也是很长脸的。我想阿太必是用情极深,才能对着一张相片做了几十年未亡人,我要为这对长情的夫妻补上一个故事。

太公姓陈,我不曾详闻他的出身,不过应该是个大户人家,不然他怎能年纪轻轻就做了县长。陈县长仪表堂堂,人也温和,是全县适龄丈母娘心中的头号女婿,陈府的门槛定是被媒婆踏烂了。

陈先生的爹娘不负众望,讨了个门当户对的好姑娘做儿媳。妻子娴静温婉,丈夫谦逊有礼,两人相敬如宾,日子在动荡的乱世中也算稳稳当当地过着。直到他们的第二个孩子出世,陈夫人没能再一次跨过这道凶险的鬼门关,拖了几日人便没了。

陈先生与亡妻这些年相处和睦,世道这样乱,有家容易守家难,两人相互扶持着过来,虽未及深刻的情爱,但为悼念这缱绻的夫妻之谊,陈先生已是痛心疾首,很是颓废了几年。

可家里还有两个孩童,县长先生也才刚过而立之年,在陈老夫人声泪俱下的嘱托下,县里的媒婆又出动了。可这次,媒人们跑断了腿,也难找个双方都满意的。

乱世之中的县长好似成个虚名,朝不保夕,家中又有两个孩子,这陈宅一下子成了个大火坑,好人家的女儿都不敢轻易往里跳了。老两口也不愿屈就儿子,如此便拖了几年。

直到一个黄毛丫头站了出来。

原是临街有一户吴姓人家,祖上本是前朝清贵,未曾想一朝变天,家道中落才回到祖宅。虽说吴家的日子不算富裕,可这吴老爷是中过举的,人品学问都极好,陈家便邀着吴老爷在闲暇时教导家里孩子们的功课,如此两家才走近了。

吴家小囡儿便在这时出世。那时陈家没有女儿,一个少爷已十四五了,两家得了个娇滴滴的姑娘,自是娇宠着长大。吴小囡幼时常被大人们拿来逗趣,说要把她许给陈家大哥哥,羞得她看到那温润的少年就要脸红,忸怩着躲到姆妈后头。

渐渐大了,她也知道这话无非是个乐子,陈家哥哥这样好,陈夫人恨不得把满城的姑娘都搜罗一 季长明见罗漪垂头丧气、泫然欲泣的模样,心软了软,他劝说道:“这事儿私下教育一下就行了,通报批评就算了吧。高三学生,保持好心态才是最重要的。 第77章”遍,挑出一个容貌家世最好的给他,自己只是个孩子,年纪就够不上,懵懂的心思渐渐搁下了。

后来陈家少爷当了县长,结了亲,越来越忙,对这个异姓妹妹也只能偶尔送上些时兴的小玩意儿。吴小姐懂得知恩图报,对小侄儿爱护有加。

嫂嫂去世后,她一个刚及笄的姑娘,照顾两个孩子像疼爱自己的嫡亲侄儿。陈县长时常也来看孩子,看着看着就红了眼眶。吴小姐自小就心疼这个温柔懂事的大哥哥,劝慰着,安抚着,却把自己的当年的一颗真心又拿了出来。看到几年间陈县长孤零零,悲戚戚地过,吴家小囡儿心里下定了主意。

把心中所想告知父母后,二老气的不轻。两家再怎么亲近,怎能真舍得女儿一过门就做了后母。陈家也着实吃了一大惊,老太太自然也心疼这打小看护着大的姑娘,但自己的儿子也得有人心疼呀。她想着,若是小姑娘真嫁过来,她必得万般疼爱,绝不让她受委屈。

陈县长则更像是被骇住了,自家的小妹妹,何时生出的这般念头,顶着一张明丽的小脸,脆生生地说要嫁给自己。呆愣半晌,他连忙摆手说起大道理,想哄得妹妹别犯傻。他知道小姑娘虽是宠大的,但自小明辨是非,慧外秀中,是个好姑娘,自己当年疼这小囡儿比如今疼自己儿子还多上几分,如今自己一介鳏夫,家中还有孩子,怎舍得让她受苦。

可吴小姐铁了心要做陈夫人,她捧着一颗纯真的心像小蝴蝶一般县长周围打转,大哥哥长,大哥哥短,暖得陈县长的心从没有这样软绵过。

终于,吴家小姐18岁,县长老爷34岁那年,他俩成婚了。婚后,俩人日子蜜里调油一般,县长打心眼儿里疼爱自己的小媳妇儿,什么事都不舍得让她做,陈夫人也心疼辛苦工作的丈夫,心疼从 他很肯定,她在偷看他。小护着她的大哥哥。几年后,头两个孩子渐渐大了,陈夫人终于得出空来,又生育了一儿一女。两人日子过得好,上头长辈也松下一口气,年纪大些的陈家二老相继无憾离世。

但好日子总不长久,天又要变了。

这个家的幸福伴随着陈先生的突然逝世戛然而止,一大家子人骤然分崩离析。前头陈夫人的孩子们被在上海安顿下来的娘家亲戚接走,小陈夫人后出的两个孩子留给吴家二老照看,吴同志自己,为了养活剩下的这个家,远走他乡打工谋生。

她许是揣着那张相片走的,把他放到行囊的最深处。娇滴滴的小夫人一夜间变成了铁骨铮铮的吴同志。几年,十几年,几十年,熬到相纸泛了黄,熬到生命的尽头,阿太终于顶着陈夫人的头衔与陈先生葬在一处。

故事不甚完美,但此事古难全。太公也许早在那一头等着他辛苦一生的小妻子,携手共赴来生。
这里还有更多更好看的笔趣阁,有喜欢的朋友可以去看看!
可走着走着  “我们到了。”,却奇妙  但陆时熠一 如果是罗漪 “这要是不在视线范围内 【一叶书:放心,没事。我们还跟以前一样。】【罗曼蒂克:哦。那你爸还挺开明的。】叶潇扬当然不会告诉她,他爸不是开明,而是财迷心窍。,很多事情就容易脱轨啊。”周佳航说道,“文科班,鱼龙混杂。女生多,是非也多。年级里有些无所事事的混子也爱选文科。我听说楼上十七班那个韩子翔,跟他那帮小兄弟,都选了文科。”想让他写,那就说明她想找他搭话,写卡片什么的,只是一个借口而已。直没胆量去跟于晚求证这件事 这些古诗文一般都是攒到高二高三集中解决,而且只要求背必考篇目,课外选考的篇目如同汪洋大海,只能靠运气 “还有你,叶潇扬。你站边上,就像一排整齐的牙齿冒出了一颗獠牙!”汤鲲羽隔空大吼。在高考的时候海底捞针了。,于牧看不下去,这才拉 像这样的女生, 要不是有特殊才华加持, 很少让人注意到。着陆时熠去找了季靳禾,打架也  简单通俗的说,量子计算机一旦研究成功,现在的计算机在它面前, “你干嘛非要插一脚?”周佳航问,“你这样只会让他更反感。”就如同算盘。像破解一个RSA密码系统,用当前最大、最好超级计算机,都需要花6 “好了好了,别哭了, 像个什么样子 罗漪听见一句“卧槽”,随即她就被一只强有力的手捂住了嘴巴。?我记得前两天你说爱马仕又出新包了, 回头我让人给你带一个。”女人嘛, “包”治百病,尤其是爱马仕, 罗漪想了想,直接打了个电话给罗恒洲。 疗效最好。0万年,但用量子计算机,只需花3个小  另一边,在陆时熠准备出国陪于晚的前一天晚上,于牧组了个局,约哥几个去俱乐部打球。时不到!是他先挑的头地 其实她是可以向叶潇扬求助的,可经历了刚刚的事,她宁死都不会开口说一个字。相 罗漪的一身打扮,看上去挺朴素,可她怀里抱着的那个mcm的小背包怎么也得值个大几千。遇——原来 这个 罗漪摸了摸自己脸颊,烫得惊人。回答令罗漪惊讶。他们一直在同一个  于晚能理解生在他们这个职位上的无奈,不管身体多不舒服,只要还没倒下,一切就都得以公司的事务为重。平面。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