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百侠录之玉影飞剑 - 一介书生- 励志故事-小说阅读

34小说网小编欢迎您访问本站,下面让我们一起阅读文章吧!

一个人若想去偷东西,那必定要选在黑夜,夜越黑越好。一个人若想翻过几丈高的墙,那必定要用长绳,绳越长越好。

但一个人若是已将轻功练至出神入化的地步,那他想必已不用考虑这些,他只要考虑好该偷什么就够了。

世上真有这样的人吗?如果有,那他一定已经富甲一方了吧。

世界上真有这样的人,他就是人称“四海游龙”的燕轻鸿。但他并不富有,相反还穷得很。他浑身上下除了一身干净的白衣以外,真的是干干净净,一无所有。

你可能不信,身怀如此轻功之人,怎么会一贫如洗。只要稍稍动动腿,那不自然金银满手,遍地珍宝?

只因燕轻鸿实在是懒得出奇,猪狗虽懒,却也知道喝水吃饭,可他却连吃饭都懒得去。如此之人,怎能不一贫如洗?

燕轻鸿也有不懒的时候,那就是喝酒的时候。只要听闻哪里有陈年佳酿,他可以三天三夜不休不歇,赶去喝个烂醉如泥。

但这个世上,已很少有他三天到不了的地方,只因他的轻功太高,太快,如出海之蛟龙,游走于九州四海之间,不过倏忽尔。

虽然江湖的名门正派都认为燕轻鸿只不过是个偷鸡摸狗之辈,算不上英雄豪杰,但燕轻鸿的为人处事却比那些所谓的名门正派要光明正大得多。

燕轻鸿此生有“两不偷,两不留”,即“不高兴不偷,不喝酒不偷,非不义之财不留,非自己之物不留”。

正因为这四条规矩,燕轻鸿常常是两手空空的去,两手空空的来。

那他这是为了什么?每当有人想要问他之时,他总是笑呵呵地喝酒,不予回答。若有人再三追问,他会说一句,我懒得告诉你。

燕轻鸿虽然穷,请他喝酒的人却不少。只因燕轻鸿去过太多的地方,见过太多的人和事,其中不乏奇闻趣事。所以,燕轻鸿从来不怕没酒喝,没饭吃。

当然,如果燕轻鸿只是一个会偷东西的贼,那也没有什么稀奇之处,可是,他不但偷得了金银珠宝,也能偷走别人的心,尤其是女人的心。

都说女人的心思是最难猜的,女人的心也是最难偷的,但偏偏这个燕轻鸿却偷走了无数女人的痴心。在那无数女人中,其中有一位女人的心最珍贵。

只因那本是一颗治天下的雄心,那是当朝女皇帝的心。

那一日,正在京都酒楼喝酒的燕轻鸿,一时喝得兴起,便要去偷那传国玉玺回来,众人百般劝阻,都说这是杀头的大罪,万万不可。

但四海游龙要偷的东西,有谁能拦得住,莫说是这些人,就是燕轻鸿自己都拦不住。

明月高悬,风止夜静,如此明亮安静的夜绝不是偷东西的好时候,即使要偷也要穿一身夜行衣,可燕轻鸿却偏偏穿了一身白得发亮的锦衣,生怕别人看不见他。

燕轻鸿在屋脊间跃来跃去,那如此高耸的建筑,在他眼里却好似平地,非但没有阻碍他半分,反而让他愈行愈快。只十几个起落,燕轻鸿便到了皇宫的正殿,也是存放玉玺的地方。

正当燕轻鸿要盗走玉玺之时,却嗅到空中飘来一股淡淡的酒香,虽然酒味很淡,但必是珍藏多年的佳酿。作为一个嗜酒如命的人,燕轻鸿岂肯错过此等良机。

燕轻鸿一路寻着酒香走了过来,却发现这竟是一处偌大的花园。

花园虽大,但在这深秋时节,已是百花凋零,纵有孤芳难赏。

燕轻鸿见此萧瑟之景,不觉悲从中来,更加想要痛饮几杯。他想,这深夜饮酒的人,想必也是个寂寞的人。

正待燕轻鸿想要一探究竟之时,却听见远处的亭台水榭之中,发出了一声长长的叹息之声。

这叹息之声,大多都是男人发出,这饮酒之事,大多也都是男人会做,可燕轻鸿万  对她,他从来都是小心又小心。生怕自己的某个举动会让她反感,惹她讨厌。藏着心事,收敛着情绪,连对她生气,都要深思熟虑。万没有料到,今日这两件事却都是一个女人所为,而且是一个美艳无比的女人。

此等美丽的女子,会有怎样的心事,才发出如此这般的叹息,燕轻鸿不知道,也不想知道,但望着远处亭台中那孤单又瘦弱的身影,他终究还是忍不住走了过去。

“什么人?”在亭台中的女人发现了湖边的燕轻鸿,大声呵斥道。

燕轻鸿默然不语,只是踩着湖中枯萎的荷叶,如散步般继续向亭台走来,不过只是眨眼的功夫,便来到了亭台之中。

女人眼眸中露过一丝惊疑,心想能踏水如履平地者,轻功一定到了出神入化的境界,杀她易如反掌,那必定不可能是来刺杀她的,此人又是为何而来?女人思索着,却并没有露出任何异样。

燕轻鸿此刻才看清了女人的模样,她原来没有想象中的柔弱,眉宇之间透着一丝英气,竟似有帝王之范。一双如秋水般的明眸更有着万千风情,这深秋的明月与之相比都失了几分光彩。

但这张脸却冷得很,比这深秋的凉夜还要冷,即使有那如火的红唇相点缀,也无法减少丝毫的冰冷。

是怎样的女人,才能有这样一张寒如秋夜的脸?燕轻鸿不知道,但他却猜到了。

“阁下,这么晚了还来我这百花亭,不知有何事?”女人语气冰冷地问道。

“在下本只是路过,却闻到此间有如此美酒,特来讨要一二。”燕轻鸿作揖道。

“哼,你可知这是什么地方,是你想来便能来的吗?”女人冷斥道。

“知道,京都皇宫,皇帝住的地方。”燕轻鸿笑着说道。

“那你还敢进来,不怕丢了性命。”女人冷笑道。

“我去过的地方多了,但能让我丢掉性命的地方,我还没找到,不知……会不会是这里?”燕轻鸿说完,轻轻地朝女人笑了笑。

如若在平时,这样跟她说话的人早就已经被诛九族了,但今夜,她突然不想做那个高高在上的皇帝,只想做一个世人眼中柔弱的女子,去体验做女人的感觉。

“既然只是来喝杯酒,那也无妨,我请你一杯就是了。”女人说完,给燕轻鸿倒了一杯酒。

燕轻鸿惊讶于女人态度的变化,但也双手接过了酒杯,放在面前轻轻闻了闻,不觉精神大振,一饮而尽,大呼,“好酒,好酒,这百年的月如钩不仅醇厚,且辛辣中透着一股甘甜,真是勾人心魄,恰似那如钩之月啊。”

女人见此,轻笑道:“阁下想必也是爱酒之人,不过酒已饮尽,阁下还是早早离去为好。”

“在下从来不白喝酒,既然喝了夫人的酒,自然要替夫人做件事。”燕轻鸿道。

“阁下倒也是个君子,可我已应有尽有,没有什么需要阁下做的。”女人此刻又恢复了刚才冰冷的神态,语气冰冷地说道。

“夫人虽说是应有尽有,可我看来是一无所有。”燕轻鸿望着碧玉打造的酒杯说道。

“你说什么?”女人冷斥道。

“夫人虽有偌大的花园,此刻却已百花凋零,无花可赏,虽有那陈年佳酿,却也只能一人独饮,你说,这岂不是一无所有。”燕轻鸿望着女人说道。

女人想要出口辩驳,却发现事实的确如此,她从后宫被冷落的妃子一步步变成皇后,再到现在的女皇帝,她拥有了天下,却发现始终是一个人,一个寂寞的人。她,始终是个女人。

女人看着燕轻鸿的眼神已发生了一丝变化,那张脸也不如先前那样冰冷。但,她还是不知如何开口。

燕轻鸿看到她的神情,却轻轻一笑,道:“在下说过,不会白喝夫人的酒,所以在下此刻想为夫人做一件事,不知夫人意下如何?”

女人眉黛轻皱,道:“什么事?”

燕轻鸿道:“夫人的百花园已枯萎,无花可赏,在下却可以在两个时辰内让夫人再看一场百花争艳。”

女人的眼中透过一丝疑惑,说道:“阁下莫非有起死回春之妙法?”

“非也,非也,夫人只需在这等待两个时辰,两个时辰之后,一切尽皆知晓。”燕轻鸿说完,便如一只轻巧的燕子,自亭台飞出,不见了踪影。

女人将信将疑,却想不到燕轻鸿到底有什么方法可以让百花齐放,索性又望着明月,一人独饮起来。

两个时辰将至,燕轻鸿却还未出现,女人此刻已喝得生了醉意,望 他认真的神情,就像那天在小竹林给她科普阿肥为什么是公猫一样。着亭前凋零的百花,不禁感叹不已。

她堂堂一国之君,怎能还有那些少女的心思,竟会相信一个半夜突然出现的酒鬼,真是荒唐至极。

女人起身向寝宫走去,却听到亭台之上有异动,刚想要大喊出声,却发现亭檐处有花瓣飘落,随后越飘越多,竟似下了一场花瓣雨。

在花雨中,正有一位风度翩翩的白衣公子飞来飞去,抛洒花瓣,此人正是先前离开的燕轻鸿。

燕轻鸿并没有起死回春的妙法,但他却有日行千里的轻功。他离开皇宫后,便直奔江南而去。此刻虽已是深秋,但江南地区的百花却未全部凋零,燕轻鸿遂自江南采了百花,又急行赶回京都,造了这一场百花雨,来回恰巧两个时辰。

女人望着漫天飘落的花瓣,好似又回到了她最美好的年华,那时的她,无忧无虑,青春年少,楚楚动人,那大概是每个女人最想回到的年纪了。

那一刻,她笑了,笑得如此美好,已胜过这百花的美艳。

一张冰冷的脸也融化了,其实融化的岂止是脸,还是那被孤独冰封的心。

燕轻鸿看到任务已完成,便轻笑道:“百花亭中月如钩,独饮轻叹随清风。谁道酒醉人不醉,莫问有心本无心。夫人,我们有缘再会。”

女人本一无所有,此刻却也拥有了许多,只是,有一样东西又被燕轻鸿偷走了。
这里还有更多更好看  -的笔趣阁,有喜欢的朋友可以去看看!
第二天罗漪去一中领成绩单,陈莉喜气洋洋地问道:“打算报什么学校?” 这些 这么   “没有。”她故作轻松,可语气却是说不出的生硬,连她自己都说服不了自己。陆时熠眸 她时冷时热,若即若离,像一阵似有若无的风,又像一捧易逝的沙。光亮了亮,像是豁然开朗,“我知道了。”重要的问题, 罗漪:“那我们赶紧去找找吧。”马马虎虎做决定可不行。画,竟然是用蝴蝶做出来的。 叶潇扬笑:“赚了钱在 罗漪犹豫着不敢接  于晚唇角情不自禁上扬,“需要我帮忙吗?” 就说嘛,高 罗漪:“我拧得开。”中生的恋情是很脆弱的,她才不信叶  于 这话虽然很委婉,可叶潇扬却听出了那么一丝想让他跟罗漪分手的意思。牧失望极了,“从今往后,老子要再认你当奶奶,就不姓于!!”潇扬会真的跟那个女生一直在一块。。哪里都能搞科研。我想赚第83节钱 两人走到罗漪姑姑家的单元楼下,罗漪停下脚步,转过身面对面和叶潇扬说道:“我到了。”给你花,高校  同事自然不会信,也没拆穿,  荣光员工最近没少关 叶潇扬也在不经意间拧了拧眉头。注财经新闻,毕竟易往资本近期在国内大手笔的收购和投资,实在是太高调了,媒体各种报道,想不注意都难。笑道:“行了,快去吧。再不去人家都要吃完饭了。”的科研经费怕是养不  她早就料到,卢春花摔断了腿算什么,只要她有口气在,就不会停止作妖。起你。”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