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美人鱼没有告诉你 - 程思绪- 励志故事-小说阅读

34小说网小编欢迎您访问本站,下面让我们一起阅读文章吧!

那徘徊在世间不肯安息的灵魂,

是否有什么执念没有完成?

世间万物有什么能够长存,

高楼大厦下掩盖的黑暗与腐朽,

钢筋泥土中混入的血肉,

就在你身旁。

苏小沫是一家医院的护士,经常会颠倒日夜上班,她对这种不规律的生活习以为常,但仍旧不喜欢晚上睡不了觉的感觉。在又上了一个夜班以后,她在医院的宿舍里睡了一觉,醒来以后已经是中午了,这个班次过后有两天的假期,她拖着还未睡醒的身躯回家。

太阳暖洋洋地晒在身上,乌城很少有这么明媚的太阳,在路过回家必经的小巷时,她注意到了一个女人,这个女人长得瘦瘦弱弱,皮肤苍白,坐在家门口晒太阳。苏小沫经过她身旁的时候,有些疑惑地望了她一眼,她记得这个长长的小巷是没有住户的,此时此刻却多了一扇门,还有门外的女人。那个女人感受到了她的目光,缓缓抬起头来看着她,阳光晒在身上很暖,苏小沫却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尴尬地对女人笑了笑。坦白讲,这个女人长得挺漂亮的,有一双大大的眼睛,只是不知道为什么,苏小沫总觉得那一双眼睛很无神,像盲人似的,可是有哪个盲人能这么定定地盯着别人?

苏小沫忍不住回头看了看,那个女人仍旧面无表情地盯着她,仿佛她是一个外来入侵者,打扰了这宁静的午后,苏小沫加快了步伐,赶紧跑回家。

到家以后,她舒舒服服地洗了一个澡,睡意全无,她开始做饭,不知道为什么牛排闻起来那么刺鼻。

吃完饭以后,苏小沫躺在沙发上睡着了,迷迷糊糊之间,她梦见自己回到了之前路过的那条小巷,那个女人仍旧坐在门口晒太阳,不同的是,巷子里有很多户人家,都坐在门口晒太阳;长长的街道上有几个小孩子在周围跑来跑去,手中挥舞着风车。她慢慢往前走,这是一条普通而又有些旧意的小巷,就像这个城市中还未被现代化的很多地方一样,在她左手边有一个小卖铺,小卖铺的玻璃桌上摆放着一个插着很多糖的大盒子,她小心翼翼地走过去,拿了一根糖果,小卖铺的老板是一个慈祥的老大爷,笑眯眯地看着她。

她继续往前走,看见几个大爷坐在一块儿下象棋,有人在一边围观,一边指点。

这个小巷如此热闹,和她在现实生活中所见到的冷清截然不同,现实中的小巷很少有人经过,那里的住户好像也都搬迁了,白天里冷清得连一只狗都看不到,更别提晚上,整条小巷就像通向地狱之门一样,伸手不见五指,只是在远处挂着一盏昏黄的灯。而这盏灯的位置又十分有艺术,距离巷子另一边十分遥远,就像一个触不到的希望一样,丝毫不能减轻巷子的黑暗。

巷子的这一头,是冰冷而机械的医院,而巷子的另一头,则是繁华的世界。

苏小沫一直不明白,为什么医院旁边会有这么一条诡异的小巷,偏偏又是连接她家最近的地方,尽管她凭着女人的直觉总感受到那个地方的阴森,却又不肯放弃少走几步路的便利,喜欢穿梭其中。毕竟她是学医的,医院的停尸房也没少去,能理性对待所谓的阴森,这也是她为什么能出现在这无人问津的小巷的原因。

这条小巷平时很少有人走,晚上就更没人了,人们好像看不到这条路一样,又或许看到了,却不知道它到底通向何方,于是畏惧。小巷没有名字,立在十字路口的路牌好像被谁用烟熏过,上面的字都看不清了,当然也没人关心这一切,这条路本就是被遗忘的路,自然也不会有人想要知晓它的名字。

苏小沫最近觉得自己被盯上了,黑暗中仿佛一直有一双眼睛在密切的监视着她,而每当她回转身想要去寻找眼睛的源头时,那种感觉又悄然消失。

人的第六感是很神奇而又道不明的一种感觉,据说来源于古时候,人们需要避免成为野兽的盘中餐,于是有野兽盯上他们的时候,他们会脊背发凉,能够感受到危险的存在,从而做出防御,避免灭亡。尽管在科学上对这种所谓的直觉通常是嗤之以鼻,尤其是对女人的第六感更是称之为无理取闹,但人们不得不承认,这种没有依据的感觉,往往都是对的。

苏小沫没有再在小巷里见到过那个女人,但那个女人却总是出现在她的梦中。

又一次,她继续在梦中的小巷往前走,仿佛就要走出这条小巷了,那个女人仍旧坐在门口,她看起来很享受,微微眯着眼睛好像要睡着了,在苏小沫经过她的时候猛然惊醒,然后对着她笑,苏小沫也回以笑容,而女人笑着笑着,忽然“啪嗒”一声,她的脸上掉了一块肉在她的手里,她仿佛没有察觉到一样,又是“啪嗒”一声,左眼球掉在了她的腿上,她似乎才反应过来自己发生了什么变化,抱歉地用空洞的左眼和完好的右眼瞥了一眼苏小沫,抓起眼球往眼睛里安。

苏小沫像被定住了一样,惊惧地看着这一切,她想跑,却迈不开脚步;她想尖叫,却发现自己拼命张大了嘴巴,然而什么声音也发不出来,好不容易喉咙里挤出了一点“嘶嘶”的叫声,就像蛇在吐着信子一样,这丝毫没有减轻她的恐惧,反而让她接近崩溃了!

女人向她伸出了手,那原本白皙的皮肤此刻却是黝黑的,像她那被烤熟了的牛排一般,而黝黑的皮肤底下,分裂开来了一丝红色,就像她平时 叶潇扬不亏是学霸中的霸霸,学什么东西都快得令人发指,其中自然包括各种床上技巧。爱吃的六分熟,还带有意思献血。猛然间,女人焦炭似的皮肤里钻出了一条白色的蛆虫,那条虫冲着苏小沫扬起了身子,好像在对她打招呼,接着成百上千条蛆虫从女人的皮肤里钻了出来,女人脸上带着诡异的笑容看着苏小沫,嘴巴一张一合好像在说什么,然后她的嘴唇从脸上脱落,掉了一块肉的脸颊里看得到粉红的舌头和白色的牙齿。

苏小沫再也无法忍受了,她使出全身的力气尖叫着,挣扎着,想要逃离这地狱一般的地方!

她睁开了眼,首先映入眼帘的是她家的窗帘,随风摆动,阳光轻轻洒进了房间,她斜躺在地上,环顾四周。她仔细回忆了一下,应该是刚刚在沙发上睡着了,做了一个噩梦以后滚到了地上,回想起刚刚的噩梦她还心有余悸,深呼吸了一口,“一定是最近的丧尸片看多了,再也不要去看生化危机了!“她自言自语。

可是想到那诡异的小巷,她决定以后都不抄近路了,宁愿多走几条大街,也不要经过那该死的小巷,那个地方确实有些邪门!

小巷那伸出来的屋檐以及落寞的一盏灯,仿佛在提醒着将它遗忘的人们,曾经这里也是门庭若市的地方。

苏小沫是一名护士,她总是尽职尽责地对待她的病人,从不嫌弃任何人,她总是软言细语地安慰病人,鼓励病人,因此大家都喜欢这个真正的白衣天使。

在他们医院里,护士门最讨厌照顾的就是重度烧伤病人,那些病人被烧得溃烂的皮肤有时候即使及时处理了,也可能流出黄的白的脓,或者是不知名的液体,往往还会散发着恶心的味道。那些病人有很多都是躺在那里翻不了身,生活无法自理,不管从前的他们是什么模样,此时此刻都会蜕一层皮,但是不会像自然界顺应规律蜕皮的动物一样获得新生,往往是从此走向黑暗无际的边缘。

有一次附近发生了重大的火灾,送来了很多病人,轻微受伤的不过是胸口呛入了浓烟或者奔走中摔伤了;而严重烧伤的病人有被烫掉一层皮的,散发着烤肉的味道,他们痛苦地呻吟着,祈求着这些白衣天使拯救他们,减轻他们的痛苦。

苏小沫不眠不休地照顾了这些病人三天三夜,终于累得晕倒在了输液室。

她不忍心听到病人的呻吟,也不忍心去看眼前的惨状,更不忍心接受生命流逝的现状,但她不得不接受。因为她的工作岗位,她的工作场所,会让她逐渐对于生老病死产生麻木的接受,再到习以为常。

她猜想自己最近做噩梦的原因,可能是工作压力太大了,毕竟她也只是一个女孩子,天生胆小,对于血腥有一种抵触感,尽管她的工作让她不得不每日去见证那些血腥和冰冷,也受过专业的学习和演练,不论是救人还是死亡。

又是一个通宵的夜班,她闻了闻自己身上因为工作太久消毒水混合着汗水的味道,实在不好闻,她只想快点回家洗澡睡觉。她衣服都没换,提着包包就出了医院。

站在小巷口,她犹豫了两秒,“这个地方也没那么邪门吧,况且大中午的,应该没事。‘她思考着。

最终快点回家的念头战胜了噩梦的恐惧,路的尽头那盏灯仿佛在向她招手,“快来呀,快回家躺在软软的床上美美地睡一觉。”

她迅速地冲进了小巷,打算用几分钟跑完这个长长的路程,一路顺畅,没有遇到任何阻碍,但是奇怪的是眼看着就要接近小巷尽头的那盏灯了,她却始终无法走近。她死都记得那盏破破旧旧的灯,并且一直疑惑着为什么那么一盏破灯没被新城市的繁华换掉!她跑得有些累了,停了下来,最多十几分钟走完的路程,她跑了至少不下于十分钟了,却没有跑出去。

她看了看自己的手表,时间显示着三点钟,她摇了摇手表,“奇怪,表坏了吗?”

她记得自己离开医院的时候是中午十二点,总不可能她在这个破小巷里跑了两个小时吧?

她环顾四周,之前那个女人坐着的地方只有一堵墙,根本就没有门,她感到一丝恐惧,好像分不清梦境和现实。

她望向她的左边,原本是一面墙的地方,出现了一个小卖铺,她不由自主地靠近那个小卖铺,小卖铺的玻璃桌上摆放着一个插着很多糖的大盒子,她小心翼翼地走过去,拿了一根糖果,小卖铺的老板是一个慈祥的老大爷,笑眯眯地看着她。

她放眼望去,小巷里热闹非凡,几个小孩子举着风车打打闹闹地奔跑,不远处几个大爷坐在一块儿下象棋,前面还有人摆了一个修鞋的摊铺,不远处还有一个包子铺,上升的蒸汽提示着过往的顾客,新鲜出炉的。

而她梦里的那个女人,不知何时出现在了她的面前,那个女人脸上带着盈盈的笑容,眼神仍旧空洞无光,这使得她的笑容显得有些恐怖和勉强。

那个女人向她伸出手,一切忽然变了模样,明明是大白天,天空却迅速地黑了下来,直到伸手不见五指,她刚刚见到的一切都被黑暗笼罩,不知道是消失了,还是仅仅只是看不见。

那盏昏黄的灯光闪了两下,然后亮了,尽管不能将道路完全照亮,却缓解了一丝黑暗带给她的不安。

苏小沫急促地呼吸着,白天热闹的小巷此刻归于平静,刚刚看到的一切就像一场梦一样消失不见,她小声地安慰自己,“我一定是在做梦,一定是在做梦。”

忽然,她左手边的那户人家里有星星点点的火光,然后越来越大,越来越大,可是没有人发现,那么深的夜,所有人都沉浸在梦中。不知道是气候干燥的原因,还是房子挨得太近,火势迅速地开始蔓延,一家接着一家,然后整条小巷都被熊熊大火照得像白天。

人们开始呼救,尖叫,有的人家打开房门逃了出来,身上还穿着睡衣;有的人家好像还沉浸在梦中,不肯醒来,或者已经无法醒来;有人一家一户地拍门,有人提着水泼向大火,然而杯水车薪,有人哭闹奔走,有人沉默不语。

消防车过了很久才来,此时火势已经无法阻挡,他们忙着扑火救人,随后救护车赶到,抬出了几个昏迷不醒的人,还有烧得黝黑的躯体,赶往最近的医院。

那些被大火烧黑的躯体,熏黑的脸庞,让她辨不清他们的模样。

她站在这里,有人穿过她的身体跑了过去,大火在她面前,她却感受不到一丝灼热。她又看到了那个女人,那个女人穿着一条黄色的裙子朝她走来,女人每走一步,,脸上的皮就会掉下一块,当她走到她面前的时候,整个人就像一个烧干的木乃伊。

苏小沫再也忍受不了眼前的恐怖,她大声地尖叫,她想逃走,却好像被禁锢在了此处一样;她闭上眼睛,睁开眼睛,想要看到自己家,想要告诉自己这一切只是一场梦,可当她再次睁开眼,那个女人仍旧站在她的面前。她开始后悔自己为什么要为了省时而踏上了这块禁地,她的眼泪鼻涕抑制不住地往下流,她已经崩溃了,她闭着眼睛大喊,“你想干什么,你到底想干什么!啊啊啊!”

女人伸出手,擦了擦她的泪水,她感受到粗燥的手指划过她的脸庞,她缓缓睁开眼睛,女人歉意地望着她,模样恢复了正常。

她停止了尖叫,抑制不住身体的颤抖,而女人善意的眼睛让她开始打量这个女人陌生而又熟悉的脸庞,她忽然想起了,那些出现在小巷里的面孔,都是她熟识的人。

那是一个冬天,她还在念高三,她的理想是当一名医生,那天她头有些疼,于是睡得很早。在睡觉之前她因为衣服湿了,架在火盆上烤,然后她忘了,她睡着了。

她的妈妈还在加班,当她回到家的时候,看到的是燃起的一片大火,她赶忙跑到自己家门口大声喊着苏小沫的名字,没有任何人能回应她。那一片燃烧的火海容不得任何人闯入,她不管 他对着家里的那堆垃圾,默默叹息。不顾地要往里冲,被旁边一个奔跑泼水的邻居拉住了,邻居告诉她消防车要来了,她仿佛没听到一样,力大如牛往房子里跑去,那个个头一米八的壮汉竟然没能拉住她,眼看着她冲进了那一片橘黄。

后来人们找到她的时候,她已经被烧得焦黑,睁大了眼睛,仿佛在寻找什么,而她紧紧搂在怀里的,是早已因为吸入太多二氧化碳而死去的苏小沫,奇妙的是,苏小沫竟然没有被烧伤。

苏小沫是这家医院的护士,仿佛她一生下来就是,她每日在医院里为病人输液,打针,做检查,仿佛一生下来就会。

她没有朋友,没有亲人,仿佛只是为了救人而存在。

她因为一丝执念停留,因为那场火灾中死去的人而停留,她忘记了自己是谁,忘记了自己的亲人,她只知道她叫苏小沫,是一名护士。

那个女人微笑着向她伸出了手,“小沫,我们走吧。”

她拉住了她的手,“妈妈,对不起。”

那条小巷依旧伸手不见五指,而远处昏黄的灯泡上,忽然缠绕了一条白雾,仔细听能听到一声叹息。

小孩子在外面玩皮球,皮球滚进了巷子,隐没在了黑暗里,小孩子站在巷子口揉了揉眼睛,不敢进去找自己的皮球,哭闹着回头找妈妈去了。


这里还有更多更好看的笔趣阁,有喜欢的朋友可以去看看!
孙忆曼问道:“你怎么不 一中离一院很近, 步行大概也就十来分钟,所以他们  “你怎么不帮我再留会?”于 “这么多羊肉串都堵不住你的嘴?”叶潇扬冷道。晚拧着眉,一旦涉及工作,她比谁都严厉较真 陈洛如:“道理我都懂。可我今年16岁,在读高中,结婚???”,“你明知道今天的工作,却不早点将我叫醒?这件事,你办的太失职了!”活动课一下课 她像一只蝴蝶闯入他的心扉,从此再也没有离 再去见他一  陆时熠虽然说的很轻,于晚还是听到了。只觉得脸颊都在烧。面吧,十年的青春和爱情,总得有一个明明白白的交代。开第51节过。 以  于晚只说,有需要她会开口。后人家要是  -问起来他女朋友在哪里上大学,估计他都不好意思开口。就过来 “你去拜托她同桌,曲线救国啊。”周佳航说道,“她 清华是开学最早的一批,叶潇扬八月二十号左右就去报道了。清华大一新生要在校内军训, 到军训结束前都很难出校园。们俩  这些奖励叶潇扬是看不上眼的,不过这个节目影响力非常广泛,上到老年人下到小学生都爱看,常年雄踞当期时段收视率全国第一的宝座。 好像挺黏的。”了, 正好下节课是班会课,所以他们的 她应该支持他的理想啊 “带户口还给你开这么多工资算是良心 叶潇扬那种人,怎么会谈恋爱?对象还是这么个小兔子一样的女生。企业了,”钱嘉云啧啧道,“再说了,你缺钱吗?你这种富二代出来工作难道不是玩票吗?”,尽 叶潇扬心满意足地扯出一抹淡笑。管这会让他们暂时分别。时间很宽裕。多买几罐?”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