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面馆 - 邱可乐- 励志故事-小说阅读

34小说网小编欢迎您访问本站,下面让我们一起阅读文章吧!

小黄是一条很普通的狗,正如它的名字一样,普通得不需要刻意去记,普通到转眼就会被忘记。

中华田园犬是小黄的犬种,一个很有意境的名字,不过这  “你们可能不知道,这位陆少爷的家世可了不得嘞,他爷爷可是在军队里当大官的人,那权大的呦“里的人都喜欢叫它土狗。小黄每次听着人们叫他小黄或者他“嘿,小土狗”时发出的笑声都觉得很困惑。不过也正常,小黄的智商有限,不然它就会弄明白,主人为什么经常对它又打又骂。

在这个满是钢筋水泥的大城市里,小黄的存在显得不伦不类,如同他的主人一般,对这个城市来说可有可无。小黄原先是条流浪狗,打从记事起,小黄就在城市的街道上游荡,时而被小孩子追赶,时而被城管们驱逐,它还是很勇敢地活了下来。靠着垃圾堆里的食物,才侥幸没有饿死。不过,小黄对这一切很知足。

小黄遇到它的主人那天,它正小心翼翼地在街上“闲逛”,看着满目的灯红酒绿,突然有个人摔倒在它面前,吓得小黄一跳,以为又是来抓它的。它跑开时回头发现,那人并没有什么动静,好奇心驱使它上前探个究竟。

这也让它后来明白,好奇心不仅害死猫,也会害死狗。小黄走上前闻到一股刺鼻的味道,他用爪子扒拉了一下那人,那人突然猛地抱住了小黄,惊得小黄死命挣扎。正当它挣扎无果打算用牙齿攻击时,那人开始嚎啕大哭起来,弄得小黄一愣。

那人边哭嘴里边喊着“分手”、“贱人”、“势利”、“后悔”之类的词,小黄死命也听不懂。他用力地嗅了嗅,它发现他身上有种和它很像的味道,一种被抛弃的味道……

第二天,太阳晒到小黄屁股的时候,小黄还被那人抱在怀里,它似乎觉得这一晚,比以前任何一晚都要舒服。那人也被路上行人的声音吵醒,慢慢睁开眼,坐在地上看着小黄,挠挠头似乎在回忆昨晚发生了什么,小黄也歪着脑袋看着他。

路上脚步匆匆的行人,鄙夷地看着这一人一狗,仿佛在恼怒脏兮兮的他们,弄脏了自己的地板。那人摇头苦笑,拍拍身上的尘土站了起来。他走时,小黄想了想跟了上去,它想自己以后应该不会挨饿了吧。那人回头看了看小黄,一言不发。就这样,小黄有了它的第一个主人。

当小黄溜进这四四方方的房间时,它几乎想转身而逃。那是一种很压抑的感觉,“压抑”对小黄来说就是不舒服。小黄抬头看了看那人颓废的背影,再想想自己以后不愁吃的生活,它还是勉强接受了现实。

之后的日子里,小黄在这个简单到寒碜的房间里,溜达来溜达去。它的主人清醒的时候,会给它点吃的,剩余时间不是狂躁地把鼠标砸得啪啪响,就是喝得烂醉如泥,躺在床上,或者地上,胡言乱语。

小黄经常趁这时候跑到墙角去方便,而后等来的便是主人醒来后,一人一狗在房间里上蹿下跳的情形。也因此主人这个租客,经常被周围的业主投诉,每每他都只能低头认错。小黄听不懂主人的大呼小叫,不过看到他脸上狰狞的表情,小黄还是有一点害怕的。

这样的日子过了一个星期,那一天当小黄再一次想在墙角方便时,被飞奔过来的主人在屁股上踹了一脚,疼得小黄把尿都憋了回去。当主人想在它脖子上套项圈时,它死命挣扎,脑海中回忆起见过的,那些被主人牵着的,欢天喜地蹦着却依然掩不住眼底凄凉神情的狗狗们。

它,最终还是妥协了,被主人拉出了房间。小黄低头看着脖子上金灿灿的牌子,那是主人给它申请的狗证,小黄认得这东西,带着这个的狗不会被追得满街跑。瞬间,小黄又开心了,走路的姿势都变得狂拽起来。

小区的景色的确是令人赏心悦目的,不过对于一只土狗来说,什么也不是。主人把它拉到一棵树下,用力踩了踩地上的一个地方,然后叽里咕噜说了一大堆。小黄什么也没有听懂,只是歪着脑袋看着他。看着主人慢慢涨红的脸,它很警觉地撒腿就跑。

一人一狗的追逐,又引来在小区路上散步的住户们一阵低骂。最后主人还是抓住它了,这并不是因为主人跑得快,而是,一只母贵宾犬吸引了小黄的视线。小黄像是见到了骨头一般眼睛发光,口水都滴下来了。主人把它往回扯时,它不停地叫着,爪子扒着地面。

这叫声惹得远处的贵宾犬优雅地抬了一下头,又转头和它自己主人玩去了。小黄觉得自己恋爱了,躺在地上已经不能自走。阿文看着被自己拖在地上的狗,心里低声骂着:“死狗,居然发情了!”

阿文很郁闷,那天女朋友和一个富二代跑了,自己喝得酩酊大醉,醒来时发现自己睡在马路上,还稀里糊涂地带回来一只土狗。阿文更生气的是,这只笨土狗经常趁自己喝醉时在房间里大小便,拉出去又教不会,阿文真无奈。

养只狗可能会让现在的自己,显得不那么孤单,再加上自己心软,就把它留下来了,给它取了个名字叫小黄,还 罗漪:“自己拿。”给它办了个狗证,花钱很心疼。

令人欣慰的是在遇见母贵宾犬后的几天,小黄居然可以自己在外面找地方方便了。心情大好的阿文每天早上,会带小黄到小区里溜几圈。每每出门的时候,能碰见穿着睡衣刚买完早饭回来的小区住户,手里提着豆浆油条笑嘻嘻地和阿文打招呼。

阿文都会淡淡一笑,他知道一擦肩而过,她们脸上就会换成另一种表情。由于之前旷工太久,阿文被炒了鱿鱼,他不得不重新找一份工作。他有点担心自己出去后,笨笨的小黄该怎么办,幸运的是上天还是眷顾好心的阿文的。

那天他溜小黄的时候,再一次遇见了母贵宾犬的女主人。

贵宾犬的女主人叫雪儿,她在离小区不远的一个商场一楼,开了一家花店,花店沿街,生意很好。雪儿是个很好相处的女孩,每次看到阿文和小黄吵吵闹闹,她都会捂着嘴咯咯笑,那笑声飘啊飘一直钻到阿文的心底。

很少人知道雪儿原本的名字叫田妞,也是从农村出来的。她后来自己改了名字,叫田雪,努力地在这座城市扎根了下来,虽然她只有高中学历。

阿文再一次遇见她时,鼓起勇气和她说了自己的难处,雪儿很爽快地答应了他的请求。之后,阿文找到了工作,狠下心请雪儿吃了一顿大餐。之后每次下班,阿文就会到雪儿的店里,帮雪儿打理东西。让阿文气愤的是,小黄每次见到他,已经是爱理不理了。

要不是怕把雪儿的店弄乱,他一定会追得小黄上天下地。其实每次和雪儿在一起,阿文总是会心跳加速,他经常偷偷地看雪儿包花,看雪儿跟宝宝和小黄玩耍,哦,宝宝就是那只贵宾犬。

雪儿并不算美女,但是在阿文眼里,雪儿干净的脸蛋,比那些浓妆艳抹的美女要好看得多。阿文很自卑,他不敢和雪儿多说几句话。

七夕前一天,当同事们都在讨论,去哪过节的时候,阿文接到了雪儿的电话,吓得他差点扔掉了手机。接电话的时候,声音都是颤颤巍巍的。事情并不像阿文想的那样,是雪儿觉得七夕店里会很忙,想请阿文来帮忙。

短暂的失落后,阿文又觉得很激动,七夕可以和雪儿单独相处了。七夕的大早上,阿文洗漱后就急急忙忙拉着小黄出门,临出门前小黄又赖在地上不走了,还不时对着阿文叫。阿文起先都急火了,想踹小黄时,瞥到了镜子中的自己,乱糟糟的头发,洗得发白的衣服。

他明白了小黄的意思,又赶紧梳了个发型,换了身自己觉得帅气的衣服。这一次他很开心,很难得地摸了摸小黄的头。小黄也很 第二天早上,罗漪依旧起得很早。开心,吐着舌头一直摇着尾巴。似乎传言说狗狗跟女主人久了,会变聪明一点,看来是真的。

阿文踏进花店时,有一点小伤感,以往的七夕节,他都会买一束花送给前女友,而如今……

伤感很快就被忙碌给取代了,阿文跟雪儿从早上九点忙到晚上九点,从介绍花的种类到图案的设计、包装再到部分客户的配送,累得阿文跟小黄似的。午饭和晚饭两人都是啃的面包,苦了宝宝和小黄,一副可怜巴巴的样子躺在花店的角落里。

当雪儿说要自己下厨犒劳阿文时,阿文觉得全身又充满了力量,连角落的小黄眼睛里都泛光了。让阿文很不甘心的是,自己第一次来雪儿住的地方,而小黄早已经对这里熟门熟路了,它和宝宝早就跑到它们专属饭碗前等着了。

半年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这段时间里,小黄长胖了不少,跟宝宝的关系也好了不少。阿文和雪儿聊了他的过去,他的前女友。雪儿和阿文说了她的童年,和她的进城之路。一切都安静美好地发生着。

最令阿文开心的是春节来了,但雪儿想趁春节花店生意好多挣点钱,不打算回家过年了。因此阿文便借口放心不下小黄,也顺便留了下来,他忽然觉得养条狗也挺好的。

除夕夜的晚上,阿文和雪儿一起包了饺子,一起坐在阳台上,看着城市上空灿烂的烟花。是夜,雪儿靠着阿文的肩膀睡着了。小黄和宝宝蜷缩在他们身旁,很安详。

大年初一的早上,雪儿连着打了几个喷嚏,被阿文嘲笑了一番。两人两狗又在房间里追逐打闹,新的一天又开始了。阿文和雪儿都换上了新衣服,带着狗毛梳得特别顺的小黄和宝宝去逛街了。阿文牵着小黄,觉得这是人生中最美好的一段日子。

大街上人来人往,个个脸上带着喜气洋洋的笑容,阳光洒在大家的脸上,阿文觉得他们似乎没有那么讨厌了。沿街的商铺都贴着春联,很多店铺都人满为患。阿文问雪儿今天怎么不营业,雪儿说有些事比赚钱更加重要。

突然“啪”地一声响起,紧接着便是一阵清脆的孩童笑声,还有痛苦的狗叫声。阿文没注意,小黄就连带着绳子飞奔了出去。阿文朝四周一看,一个小孩正得意地摇着手中的一盒鞭炮,阿文想上前教训一下他时,小孩的家长趾高气昂地看着阿文,阿文退缩了。

雪儿这时已经跑去找小黄了,小黄受了惊吓在人群里到处乱窜。雪儿好不容易踩住了绳子,想安抚一下小黄,却被受惊的小黄一口咬在手臂上。阿文赶到时,看到雪儿痛苦的表情和流血的手臂,再看趴在地上不知所措的小黄,阿文很生气。

雪儿流血的手臂让他脑袋一片空白,他控制着怒火,解开了小黄的项圈,指着远处沉着声音,“滚!”小黄抬头无辜地看着他。周围发出稀疏的声音,阿文看着周围的人戏谑的表情,感觉再也控制不住怒火,连雪儿扯他的手臂也没有发现。

阿文在小黄的腿上用力踹了一脚,也许,这是他这辈子用力最足的一次。小黄嗷嗷叫着从地上蹦了起来,不解又无助地望着阿文,阿文扭过头不看它。小黄盯着阿文盯了好久,阿文一直没有转过头。它望了望雪儿,又望了望宝宝,终于转过身子一瘸一拐地走向远方。

阿文没有看它,带着雪儿赶忙去了医院。雪儿无能为力,她觉得这一刻的阿文听不进劝。宝宝没有跟着阿文和雪儿,它蹲在原地,看着小黄的背影,流下了一滴眼泪。

雪儿知道阿文做这一切都是因为自己,可是她不知道怎么和阿文相处下去了。每每看到阿文,她便会想起那天他愤怒的样子,她过不去自己那关。阿文也不再去花店了,在那儿只会看到雪儿闪躲的眼神,还有对自己从不理睬的宝宝,他知道回不去从前了。

他有再去找过小黄,可小黄就像是人间蒸发了,哪都找不到。阿文四处打听,有人说最近抓狗吃肉的很多,有人说在城市的另一边看到过黄色的土狗,阿文都不肯相信那会是小黄,他始终觉得小黄就在附近。

一年,两年……阿文再没有遇见过小黄,他和雪儿成了很普通的朋友,他也找到了自己的另一半。只是他每天会坐在阳台发呆,望着街角,似乎总能看到从那边走来两个人两只狗的身影,他们说说笑笑,他们无忧无虑。每次他都会轻轻地念一声“小黄,我想你”。
这里还有更多更好看的笔趣阁,有喜欢的朋友可以去看看!
  于晚弯了弯唇角,说了声“谢谢”后, 他今天穿了长袖的白衬衣。 “没事,只要进了实验班,就相当于一只脚迈进重本了。”钱嘉云偷偷掐了下李想的胳膊,意思是他问得太直白了,把人  -家新同学吓到了。便领着跟着这  陆时熠愣了两秒,这是在表扬他打的好?正要乐呢,就   大晚上的,楼里漆黑一片,连个人影都没有。酒店房门传来大力的拍门声, 陆时熠从床上爬起, 开门。看到站在门外, 扰他安静的人是于牧时,眉头不爽的蹙起, “大半夜的不睡觉, 叫魂呢?”听到于晚又说,“下不为例。走吧,我送你回去。”惹眼的家伙离开  “哦?”于晚挺意外,也很好奇刘一鸣想举报他什么?抬了抬手,示意道,“你说。”了,免 这男人这么会居家吗?超市逛街都拿计算器计价啊?也是没谁了。得继续成为众人观赏的对象。 正说着话,上课铃响了,钱嘉云赶紧 “  于晚开口问道:“你现在有喜欢的人吗?”你干嘛非要插一脚?”周佳航  两 而不是留在她身边,做个围着锅边灶台转的平凡人。人的身体,也比 这个短暂的吻只持续了不到十秒,比平时收敛多了。之前贴的更近。问,“你 叶潇扬走后, 罗漪坐在墙角等他回来。 他想起那个温暖的怀抱,还有那个温柔的吻,浑身上下不禁燥热不已。 她满脑子都是昨晚发生的事和今天叶潇扬失望的表情。就像他第一次吻她那样,先斩后奏,效果倒也水到渠成。这样只会让他更反感。”闭  “她现在人呢?”了嘴。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