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这天傍晚 - 花男小白- 励志故事-小说阅读

34小说网小编欢迎您访问本站,下面让我们一起阅读文章吧!

晚上在男友租的屋子里留宿,是那种村中自建的四层楼房,著名的租房村。大抵是附近的经济由于某种原因突然发展得很好,聚集大量产业,邻村的人都把自己房子推了建了旅馆,供周围工作的人租住。

往往这样的房间格局都是相似的,且布局简单,进门是一个见方的空间放床,桌子和一个衣柜,还有一把椅子,右手一个门,里面是厕所,只有这些。这样的房间一家的楼上能有四十余户,一个月按500算,这家人什么也不用干一个月净赚两万,微本万利。

正赶上中秋夜,他去舅舅家吃饭,我在躺在床上用手机看电影。床头挨着窗子,夜里吹着风,还算凉快。

约莫快八点的时候,突然听到外面有狗吠的声音。我往窗外望了一眼,虽然天黑了,但是由于中秋的缘故,月华很盛,加上远近诸多的灯光,外面还很亮,但看不见太多人影。我仔细听着,没有人的声音,只有狗高低上下地叫着,让人不胜烦躁。

虽然入秋了,可还没正经下过雨,天还热着。饶是外面狗叫得欢,也不想关窗,我带着耳机看电影,可是心不实,总觉得耳边有声音。后来索性不看了,闭了灯,躺在凉席上静静地听它叫。

过了一会,底下有人吼了几声,具体什么我也听不太清楚,狗便不叫了。大抵是狗的主人实在看不下去,吼它停下来。总算清净了,可是突然头开始疼了,不知道为什么,右边一跳一跳地疼,像是有人在压或者砸。我以为颈椎压迫导致的,经常这样子,也习惯了,忍忍就过去了。

约莫疼了一个小时,男朋友回来了,我跟他说了狗叫和头疼的事情。他一边给我捏 “施主,请留步。”脖子,一边探头向窗外望了一眼,说道:“你不会遇到不干净的东西了吧。”

我打了他大腿一下说:“胡说什么,狗叫就有鬼呀,那村子里满街跑的岂不都是鬼了。”

他不理睬我,仍说:“你看,狗不叫了,它就来压你的头了,哈哈。”他干笑了两声,觉得不对,就没再开口,我们俩都陷入了沉默。

过了一会,突然狗又叫了起来,着实下了我一跳。旋即便又有人吼了几声,应该还是主人,狗便停了。大约十一点的时候,像是着了魔似的又开始,直到我睡下,一直都没有停。

我迷迷糊糊地睡下,并不安生,半夜突然醒来,它仍叫着,让人心烦,难以入睡。我推推男朋友,他睡得正酣,推不醒。头还是疼,翻来覆去地难以入睡,再加上狗吠,感觉快要爆炸了。

就这样迷迷糊糊地过了一阵,也不知道多久,狗不叫了,估计叫累了睡觉去了吧。我刚要睡,突然感觉半边的头发像是被揪了一下,不疼,但是挣了一下,让我一吓,反而精神了。

我不敢动,也不敢翻身,甚至不敢张开眼睛。月光很盛,半开着窗帘,我怕一睁开眼睛会看到什么脏东西。突然有一只手搭在了我的胳膊上,惊得睁开了眼睛,却是他翻了个身,手甩到了我胳膊上。我吓了一跳,厌恶地把他的手甩了回去,翻了个身,安安心又睡了。

第二天起来,身体有些累,不过疼好了些,只是按着头皮的时候还是疼,又麻又疼。早晨起来,男朋友看见我的脸,问起这是怎么了,又眼下面乌青了一大块。连忙照镜子,果然眼下边乌青了一块,按下去却不疼。并没有多想,穿上衣服就出门上班去了。

到公司同事都说是不是挨家暴了,脸上乌了一块,我说了昨天狗叫没睡好的事情,同事都说不会是招什么脏东西了吧。我说不会吧,这么凑巧,就赶上我了。大家说笑一番也就算了。

过了一上午,大抵都忘了这件事,偶尔照了照镜子突然看见了眼下这块黑,觉得好碍眼,突然想起在网上查查。

于是在网上胡乱输了几个词汇。网上说月华之时,月光最盛,也是一年中极阴的时候。在这段时间  杨颂笑着摸摸鼻子,算是默认了。内,滞留在阳间的阴物都会伺机流走,不一定是为了害人,可是阴气近人多少都会给人带来负面的影响。然后又搜到很多乱七八糟的说辞,不尽信。

虽然这些东西我是不大信的,但是心里还是忌惮,就再也没去他家。男朋友大喇喇的,也没说什么。

这事情过了几日,我大抵都忘记了,头疼和眼下的乌青都散了。突然男朋友给我打电话,说已经换了地方住了。他说没几天他楼上住的一家人就病了,也是头疼 罗漪抱着手机,泣不成声。,后来不停,就回家了。他觉得不对头,就搬家了,搬了个阳面。

我又问他那只狗呢?他说死了。经他一说,不禁全身一战。我又跟同事说这事,其中一个同事说:“不如下午跟我去看看我大舅母吧,正好有人看香,你顺便跟着看看去。”

她大舅母是十里八乡出名的看香人,燃一炷香,看走向,问吉凶,很准。听说是以前生过一场大病,发烧,好了以后就开始看香。这不是修行来的,是天命赋予的。

我跟她去了,人果然很多,我们掐了个先儿。我燃上一炷香,大舅母看了以后说是黑狗过隙,擦了你的身,吸些阳气无大碍,只是不是所有人都这么幸运呀。

我问什么时候或者什么地方容易这样呢。她说,极阴之地或者极阴之时最是这样,不要在陌生之地久留,最易招惹不净之物。我又问,如何避呢,毕竟我要想到我男朋友。她说,南向而居,向阳而阳气足,可好些。我心里暗喜,他正好又租了一个向南的房子。

我们谢了她舅母出来,我给男朋友打过电话说了这事,他沉吟了一会说道:“以后少去看香、算命什么的。她说的这些事均是常理,不算也罢,约莫就知道是什么原因。但是要知道命是越算越薄的,以后不要这样了,有事与我说。”

我也只是讲述了我经历的一段奇异的故事,无他。往往我们身上或者精神上有异的时候可能会是有邪祟相侵,很多古书里也有提到过,不可偏信,有时候也不可不信。
这里还有更多更好看的笔趣阁,有喜欢的朋友可以去看看!
叶潇扬的意思是,除了她,没有人会让他高兴,是吗? 她觉得这件事上是她 “乖罗漪,好罗漪,你就陪我去嘛。”钱嘉云捏了捏腰上一圈肉,“你看我在学校都要饿瘦了,食堂真是太难吃了。” 反倒是她自己……也太不淡定了。不知道的还以为她女儿结婚了。对不起他,明明他那 罗恒洲回到班级,坐到罗 梁芹的注意力回到了叶潇扬身上:“你开始背吧,还是《离骚》。”漪的位置上。么想取悦她,可她却做 “我要是有你那么聪明就好了。”罗漪感慨道,“有时候我连最简单的数学公式都记不住,更别提化学里那堆乱七八糟的反应了。”不到像他那样全身心投入。 ps:今  陆时熠五官生的漂亮,可以说帅的张扬跋扈,尤其是那双勾人的桃花眼, 叶潇扬花了好大功夫才哄好了她,罗漪勉强允许他抱着她睡觉,但还是背朝他,不  “谁谁谁抱大|腿了?”那男艺人被陆时熠当面揭穿,面上虽难堪,还是强撑着面子:“我听说于总还没男朋友呢,我这是在正当追求她。”肯转过身。仿佛有道不尽的风流多情。举手投足都散发着男性的荷尔蒙,撩人又撩心。天叶哥受伤的小心脏被治愈 每次罗漪出差不在北京的时候,都得找专人来家里喂小羊。了一丢丢,明天继续治愈哈哈哈。 “别跟  陆时熠回忆了好半 “这篇作文呢,我建议大家欣赏,不要模仿。”梁芹说道,“散文追求的是形散而神不散,大部分同学一写,就什 陈洛如: 罗漪知道,韩子 “你怎么那么棒?”他如获至宝一般。翔就是 他捉摸不透她的意思,伸手想去抬她的头,让她枕过来,没想到却摸到床单上一片湿热的液体——她哭了。存心跟叶潇扬过不去。“他是魔鬼吗?”么都散了。”响,才回忆起这人是谁。我对答案,我也不想知道。”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