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的新娘 - 胖皂几总是在种树- 励志故事-小说阅读

34小说网小编欢迎您访问本站,下面让我们一起阅读文章吧!

全世界都知道,萧誉喜欢林安,喜欢好几年了。

林安是刚刚才知道的这事儿,因为上午两人去学校拿成绩条后一起回家,萧誉在他进家门前,略微踌躇了一下,低头看了看手中的高考成绩条,便张了口。

“林安,我喜欢你。”他说。

林安似乎是还没反应过来,略一点头,便进了家,合上了萧誉眼前的门。

只是萧誉还没走几步,就隐隐听见里边传来重物落地的声音。

得,估计是这小祖宗才刚反应过来,摔着了。

萧誉犹豫了一下,还是抱着人道主义精神,转身敲门:“喂,林安?你还好吗?”

“还……还好,你走吧,再见再见!”

萧誉转身就走,回到了他自己的屋子里。反正两人是邻居,真出什么事儿了他也能照顾到。

摔跤也是正常的,毕竟都已经十几年的交情了,说变就变,总还得给人点适应的时间是不是?

萧誉和林安打小就认识。两家比邻而居,父母又是多少年的老交情。在两人还是穿着开裆裤的年纪里,模糊的记忆中就已经有对方的影子。

而两人又恰好从幼儿园开始便是同校同班,只有初中的时候由于林安父母的工作变动,林安随着父母搬家去了别处,转了校,两人这才有些断了联系。可不曾想,当已是高中的萧誉搬家到了现在这一处时,邻居居然还是林安。

他到现在还记得,当他谨从父母之命去串门送礼的时候,一打开门,就是林安那标志性的笑脸,和他脸上颇为讨喜的一个小酒窝。

林安:“……”

萧 高冷禁欲总裁x娇气包名媛誉:“……”

“嗨?”林安看着他,试着开口打了个招呼,不过也是一脸茫然的样子,不知道是没想到是他还是干脆不记得他了。

萧誉倒是一直记得他,印象虽说没那么深了,但总还是叫的出名字:“林安?”

“啊我就说嘛,我总不可能是记认错人了的。你是萧誉,对吧?”那个尾音被他扬了上去,不是求证的语气,反而颇有些……洋洋得意之感?

活像只求表扬的大型犬。

萧誉暗自评价道。他本来有那么一丝奇异的不开心,可这时他的心情却是明媚的不得了。

这处紧靠着萧誉刚考上的高中,于是父母干脆给他租了房子,放心让他一个人在这自生自灭。也是凑巧,林安也考上了这所据称是全市第一的高中,他父母便也在这里给林安租了个房子。

本来林安的父母有些担心他不自觉,还在犹豫着要不要过来陪读,结果听说萧誉也在这里,直接放下了心:有萧誉看着呢,林安那小兔崽子蹦跶不到哪里去。

从小就是这样,林安再怎么皮,在萧誉面前,他好歹知道“分寸”为何物。

于是两人的命运重新开始有了交汇点,在不经意间,缓缓的纠缠在一起。

这竹马情是什么时候开始变味的呢?萧誉转着笔,感觉不大说得清楚。可能是林安恰巧跟他同班,又恰巧坐他前桌。每次在题海里奋战到头晕时,萧誉便抬头看看林安清瘦而又洋溢着青春朝气的背影,想起他在篮球场上的身影,在阳光下露出的那一截白皙的腰肢。

萧誉忍不住低头眯眼看题,仿佛是又被那一抹白闪到了眼睛。然而他的嘴角还噙着笑,再看题目,萧誉觉得自己约摸着还能再战三百年。

算了,三百年太久,某人肯定是等不及的。

还是八百回合吧。

也可能是在某个午自习,前面的林安连人带椅都转过来,趴在萧誉的课桌上,本意是想好好写写作业,可这阳光实在是太温暖,照在身上,舒服极了,仿佛是盖上了一层薄被。林安很快就撑不住了,小鸡啄米似的点着头。萧誉颇为无奈:“睡吧睡吧,反正这样儿你也写不下去。”

只见林安歪着头朝他一笑,闷头就睡了过去。阳光盛在了他的小酒窝里,萧誉觉得自己也醉了。

还有可能是某个不用上晚自习的日子,两人肩并肩的回家,背着重重的书包,慢慢的走着。在夕阳的照射下,两人的影子被拖得长长的,在不远处彻底重叠在了一起,亲密无间。

这让萧誉恍惚间,有了一种白头到老的错觉。他扭头望向林安,林安也似有所感,抬头望向他。两个人的眸子亮晶晶的,都倒映着彼此,满满的。

萧誉也说不清是因为什么原因,反正自己就是对林安好的有些不同寻常。自从自己某一天突然意识到了这一点,他的心已经被林安牢牢地抓在怀里,再也逃不出去了。萧誉索性放开了手脚,日常的搂搂抱抱已经不算什么,发烧时的照顾,餐桌上的喂食,连 看样子您带个惩戒技能是要拿周瑜打野了?匹配也不带这么坑人的啊!林安这样没心没肺惯了的人,也时不时脸红心跳。

可恨的是,当萧誉脸贴脸地估量林安的体温,或是给他抹掉嘴角的油渍后,那儿的林安已经腾腾往外蒸着热气,这儿的萧誉却还是一脸淡然的样子,坐回去便开始做作业,或是慢条斯理地吃着饭,胸膛里的起伏一点儿没让林安看见,又让林安觉得这只是个小小的误会。

萧誉也觉得自己做的挺不着痕迹的,没见人林安还是这么理直气壮地使唤他么?渴的时候要他倒水,夹不起丸子时要他给他夹上半碗,写作业时一伸手,萧誉就知道他是要尺子还是橡皮,就差搀着林安去厕所了——想到这儿,萧誉不禁也有些脸皮躁红。

当事人觉得没多不好意思,可其他人觉得自己的狗眼快被亮瞎了。萧誉的同桌戳了戳萧誉的胳膊,被萧誉啪的一下打开了:“干什么直说,别动手动脚的。”

同桌差点喷出一口老血。

同桌:“……不是,你们,成了没啊?”她指了指前面趴下的林安,爪子差点又被挥开。

萧誉眯了眯眼,欣赏般的看了会儿前面显出脊骨的腰背,才低声说:“没,他还不知道呢。”说完萧誉瞥了她一眼,有些惊奇:“你怎么知道的?我应该没说出来过吧。”

合着你当我们各位眼瞎啊!

同桌在内心崩溃吐糟,推推眼镜,面上不显:“没说过,我们猜的。”

“哦。”萧誉冷冷淡淡地回了一句,低头不再言语。同桌被那一声“哦”击垮了内心,差点背过气去。

“别装死,跟你说了这些,你跟别人说不要紧,别跟他说就行。”

“等他自己情愿。”

同桌翻了个白眼,又差点晕过去:没见过这么奇葩的恋爱,反正现实中是真没见过。

总而言之言而总之,全世界都知道了。

萧誉喜欢林安。

只有林安这个傻子还不知道。

萧誉也乐得好好宠着他。

萧誉抬头看向钟,过一会儿就该 您的计价单位是越南盾吗?出发去酒店了。高中同学的散伙饭,定在今天这个拿了成绩条的日子的傍晚。他又拿出自己的成绩条,想起林安兴冲冲地把成绩条怼在他眼前的样子,明晃晃的笑容,也不知把谁的梦蒙上了一层好看的颜色。

萧誉撑着头,又忍不住笑了起来。

林安的成绩平时一直要比萧誉大佬差上一些,不过这次高考,萧誉正常发挥,林安超常发挥,两人的成绩竟是差不多。对他们理想的大学来说,这个分数足够了。

足够让他们在大学里继续相遇,直到慢慢地把自己的身影嵌在另一个人的生命里,永远不会忘记。

萧誉整了整衣服,出了门,顺手在隔壁的门上敲了两下:“林安你走不走?”

里边儿半天才回了一句:“走,你……等等我。”语气里有些忸怩。萧誉这才反应过来,他这才给人家表过白,他还没害羞呢,对面那只已经像兔子一样缩成了一团。

吱呀一声,门开了,林安从里面窜出来,避开萧誉促狭的目光,闷着头就往前走:“走了走了,再不走就要迟到了。”

萧誉落后于林安半步走着,走到十字路口,一把拉过心不在焉的林安,等到绿灯了才松手,还顺便撸了一把林安的头。

林安:“……”

全班吃完饭,跑到KTV去疯了大半夜,萧誉见林安晚饭时一直都不在状态,怕他饿着,于是端了份甜点,走过去,在一片“噫”声中,摆在林安面前,又转头走了,也没看到林安嘴角的笑意和眼里突然闪过的亮光。

于是林安又不开心了。

疯狂之夜,当然有借着酒胆当众表白的,成功也有,继续做朋友的也有。全班只要长得不赖的都被表白了一圈,唯独绕过了在人群中尤为瞩目的两棵草——萧誉和林安。

众人显得相当有默契。

萧誉神色自若,总觉得要给林安留点余地,于是他看着面前的一群人群魔乱舞,泰然处之。

林安喝了一口酒。

萧誉的同桌来了,准备在表白前先找个同病相怜的壮壮胆,于是靠近了一些问道:“进展如何?”

萧誉:“表过白了,让他想想。”

同桌:“……窝草你怎么一点也不慌?”

萧誉睨了她一眼,同桌自觉滚开。

林安又喝了一大口酒。

折腾了大半夜,一阵鬼哭狼嚎过后,大家合唱了校歌,纷纷感慨万千,女生的妆都哭花了。看看时间差不多了,萧誉带头:“走吧。”

众人纷纷告别,互相拥抱。刚成的小情侣迅速跑去增加感情,孤寡老人们相约去网吧开黑。

林安在路上走着,也不吭声,萧誉在后面跟着他。

到了家门口,林安转过身来,看向他,眼睛红红的,像是刚哭过。

这会儿倒真像只小兔子了。萧誉默默地想着,盯着他红通通的眼角,莫名发起了呆。

他们在楼道里太久,触摸灯“噗”的一下,灭了。

萧誉刚想抬手开灯,被林安按住了手腕。

或许是喝了酒的缘故,林兔子的胆子大上不少,借着夜色,他没放开萧誉的手腕,而是过了一会儿,委委屈屈地开了口:“你怎么,这么讨厌啊……”

第一次听到林调皮这么软糯的声音,萧誉的心都要化了,一时没反应过来他在说什么。

等他反应过来以后,林安的眼睛里已经蓄满了眼泪,啪叽一声,一颗金豆豆掉了下来。萧誉下意识地伸手接住,手指间湿润了起来。

林安低头看到萧誉无意识地摩挲着的手指,脸“噌”的一下红了,一点儿醉意被蒸发的干干净净。他慌忙放下萧誉的手,胆子突然就消失得无影无踪。他低着头,转身就想往家里躲——

结果被萧誉拉住了:“你说,我怎么讨厌了?”

林安嗫嚅了许久,抬眸见到萧誉略微低着头,看向他,像往常一样,眼里带着每一个午夜梦回,他所沉浸着的温柔。

他一下子被击垮了,蹲下抱头,捂耳闭眼,大声说着:“你特么总说什么等我自己情愿等我自己情愿的,我一直以为今天上午是一个梦!要不是我今天问了其他人,我们就要错过了你知道吗?你知道我有多害怕我们就这样错过对方吗?”

林安多年以来的委屈、迷茫、不安,全在此时爆发了出来,眼泪直往下掉,不住地抽泣着,像个孩子一样。

他本来就还是个孩子。

萧誉也慌了神,他头一次见到林安哭成这样。他也蹲下来,犹豫了一下,到底还是伸手抱住了哭成狗的林安,安抚似的摸了摸林安的狗头。

林安哭得更凶了,眼泪鼻涕全被他蹭在萧誉的白衬衫上。

萧誉管不了那么多了,他此时的心思全放在林安的哭上。他的心已经要被林安哭化了。

萧誉低头,听着自己逐渐疯狂起来的心跳声。林安也逐渐停止了哭声,只是偶尔还传来一声抽泣。

两人侧耳倾听着彼此的心跳,慢慢地跟合上了对方的节奏。

扑通,扑通,扑通。

林安也不知道想到了些什么,有一点走神,耳畔就传来一个低沉磁性的声音:“那么现在,你愿意吗?”愿意缠上小指上的红线,参与到彼此的人生中,成为对方生命里的一部分,从此生生世世都绑在一起,无论死生,都不必担心分离吗?

林安闭了闭眼,颤抖着伸手回抱住萧誉,轻轻吻上了他的脸颊:“我喜欢你,我愿意。”
这里还有更多更好看的笔趣阁,有喜欢的朋友可以去看看!
叶潇扬严肃道:“不 他面无表情地吊着个绷带走向自己的考位,四周的同学都感觉到一股阴森森的杀气。行,不准跟 还是男人 【周佳航:……】了解男人,这种时候,就该站在统一战线。    “姐,你这话问的”于牧挠了挠鼻子,一脸关心的说,“好多天都没在家看到你,作为弟弟,我就不能来看看你了?” 于牧“嗨”了 可叶潇扬现在又凭什么要求她再等他四五年呢?声,挠挠头 叶潇扬一听,赶忙把那束非洲菊又拿了回来,摆得远远的。笑道,“那是之 下课之后,叶潇扬也没动,就坐在位置上,面无表情地翻着手里  “”于晚垂下眼帘,稍一回忆,不由的一阵心惊。那本数学竞赛书,也不知道看没看进去 “好了。”她脸颊红扑扑的,“你快回去吧。” 大 从小到大,每逢体育课,罗漪基本都是留在班级里的。家建议直接开一局,边玩边学比较好。。前,我对他还不了解,以为他是心血来潮才追的你,那会我反对,主要是担心他会伤害到你。” 他呼吸愈 “我只是拔了一个不起眼的接头,谁知道他们后来乱  此时,正直勾勾的盯着她。拉电线,竟然把电路烧坏了。” 罗漪回头一瞧,只见叶潇扬的座位上坐着一个面容姣好的女人。叶潇扬说道。来愈急促,最终抵着墙尽数 第2章释放。 有句话叫什么来着,女子本弱为母则  这天晚上,于牧回家早,正好看到陆时熠开车送于晚回来。刚。男同学玩。”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