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你长得丑丑的,但有人依旧很爱你 - 四毛小姐- 励志故事-小说阅读

34小说网小编欢迎您访问本站,下面让我们一起阅读文章吧!

1

“哟,大姐,您来了啊,我叫李燃,你以后叫我小李就行……”

叶子站在门外,看着门口只穿一条大裤衩的鸡窝头男青年,升起一股子赶紧拎箱子关门打道回府的冲动。可没办法,之前合租的那姑娘太不仗义,合同都和房东谈妥了,就等上任租客租期一到就搬进来,谁知小长假一过,那姑娘又和前男友和好了,说了句sorry便回去和男友继续甜蜜同居,留下叶子一个人瘫坐在大包小包收拾好的行李中,彻底傻了眼。最后连夜上网找房子,总算找到一个租金、位置、交通各方面都合适的。

唯一不合适的一点是,合租的房客是位陌生男性,看上去还有点缺心眼。

“你叫谁大姐呢?”叶子伸头往里一探,房子还可以,至于缺心眼的室友,将就一下也就算了。

新室友睡眼惺忪,又凑近叶子眯看一眼,连连道歉:“哎呦,对不起,真对不起,大姐。我呸,小姐,刚起床,没戴眼镜看不清……”

“你叫谁小姐呢?”叶子觉得心好累,“还有,你能不能把衣服穿一下。”

合同什么的一弄完,叶子就算正式住下来了。男室友叫李燃,是个画漫画的宅男,虽说偶尔收拾出门时也算是衣冠楚楚,但由于初次见面就印象不佳,再加上自己并没打算在这长住,所以平日里相处叶子尽量与其保持距离。

然而,李燃这个自来熟,并没有给她一点保持距离的机会!

叶子在银行工作,每天规矩制服加公式化笑脸,恨不得一下班就把自己锁在房间。除非地震加海啸,否则谁也别想有办法把她叫出来。

可是,李燃有办法。洗澡时让叶子给递毛巾递衣服是家常便饭;隔三差五出去当潇洒的背包客,一天几个追魂夺命call,不是让叶子帮他取快递,就是帮他给阳台上的破花花草草浇水。

在公司正开着会呢,一个电话打过来让叶子下班时顺路捎个鸡蛋饼;要么就短信微信狂轰乱炸,搞得像比出人命还厉害,一回去才知道是他出门不带钥匙被锁在门外了。

有时晚上画完画心情好,突然抽风硬拉着叶子下楼去撸串。隔天叶子拉肚子了,不仅不愧疚,反过来还在旁边幸灾乐祸地笑她小身板儿弱。

活这么大,真从没见过这种人!知道的人知道他是叶子的室友,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是她大爷。饶是叶子这种万年冰山型人格,都忍不住想分分钟拿鞋底子往李燃脸上拍。

2

像叶子这样的姑娘,小时候是循规蹈矩的乖乖女,长大了是按部就班的好员工。她觉得李燃这种人类新品种,完全刷新了自己之前二十几年的正常认知范畴。

你见过二十几的大小伙子每天一边刷牙,一边对着镜子摇头叹息道“帅,啧啧,真他妈帅”吗?

你有见过普通男青年明明蹲在家里不出门,却还是要非常骚包地一天换两套衣服,且仅仅因为蹭到点指甲盖大小的灰就换了第三套的吗?

你有见过正常人吃鸡蛋饼必须要把鸡蛋饼摊在青花瓷盘子里,皮归皮,菜归菜,蛋归蛋地给分开,还得刀叉齐备了才开吃吗?而且只吃中间那部分。

有一次叶子没忍住,问李燃为什么鸡蛋饼只吃中间那部分,这人振振有词,回答说因为中间那部分脆而不焦,蘸料充足,集整张鸡蛋饼之大成,乃其精髓。

然而,这些都还不算什么。

某个晚上,叶子被隔壁动静吵醒几次。第二天实在忍不住,一大清早爬起来冲到李燃房间门口敲门,准备理论一番。

门一开,李燃顶着两个黑眼圈和一个鸡窝头出现。叶子刚想据理力争,又一个人影晃过来,站在李燃身后。男生,同样睡眼惺忪,长得有点像电视上某个当红小生。

叶子当场石化,瞪着两个大男生,尴尬得差点咬到舌头。

太劲爆了!太基情了!太少儿不宜了!

那个早晨,合租屋的餐桌上气氛诡异。李燃倒挺大大咧咧,没事人一样吃油条。当红小生就比较羞涩了,偶尔和叶子对视时,频频露出不好意思的微笑。叶子一边回以微笑,一边用余光扫视李燃,暗叹:万万没想到!

自从知道了当红小生的存在,叶子反倒松了一口气,因为这样至少不用担心室友是色狼的问题了。

在这之后,每次当红小生来找李燃,叶子都笑脸相迎,特别殷勤,还尽量出门给他俩创造二人空间。大概是殷勤过了头,某次李燃搭着胳膊靠在墙边,不经意地问:“小叶啊,我怎么觉得你最近老对着我笑呢,还笑得特别怪。”

看吧,肯定是不好意思了。叶子笑笑地看着李燃不说话,意思是让他别害羞。

结果李燃炸毛了,指着叶子喊:“我靠,就是这种笑!特别渗人你知道不?我说小叶姑娘,你要是对我有什么不满意的能不能直说出来,老这么笑,我害怕。”

叶子正在阳台上晾衣服,突然从衣篓里拣出一只黑袜子,笑容立刻消失,黑着脸骂:“李燃你臭袜子怎么又跑我衣篓里去了?你下次能不能注意点!”

李燃讪笑,说:“没注意给扔岔了,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抬头看一眼叶子的脸,赶紧低下头,嘴里低声念叨:“算了,您还是继续那样笑吧。”

3

合租了好一段时间后,因为一碗简单的白粥,叶子才稍微对这位室友改观。

那段时间单位加重考核,叶子作为新人精神过于紧张,再加上经常不吃晚餐,某个大半夜突然腹痛如绞。正痛得不知怎么办,李燃闻声而来,判断是胃痉挛。让叶子平躺,放松,深呼吸慢慢平静下来。再找来热水袋灌热水让她敷。

差不多折腾到天亮,叶子刚迷迷糊糊睡过去,听见锅盆作响声,抬起眼皮,瞥见李燃站在厨房一阵捣鼓。

熬好的粥被端来床边,叶子怔怔地不知说什么,李燃瞪着双兔子眼喊:“没下毒。怎么,你不会还想要我喂吧?”声音大得二五万八,语气却透着关心,没有一点不耐烦。

叶子动容,心想这室友啊,猥琐是有一点,但关键时刻还挺管用。

隔了几天,李燃硬拖着叶子去超市买菜。叶子不干,李燃一脸惋惜,啧啧劝道:“你们这些小姑娘,要自己学会做菜该多好。自己吃的健康不说,关键是将来能占据婚恋市场制高点。”

叶子说自己在做菜方面是手残星人,李燃拍着胸脯保证一定能教会她。

“真看不出你还会做菜呢。”两人在生鲜区逛,叶子悠悠说道。

“我怎么老觉得你话里有话,听上去不像赞美,倒像在挖苦?”李燃挑眉,选了一条鱼,末了又嘻笑着补充:“外卖苦海,回头是岸。其实吧,我是想把你教会,之后的晚餐一三五你负责,二四六我搞定。男女搭配,干活不累嘛。”

“切,想得挺美。”

结局真的变成了“想得挺美”。回到家,一个手把手教,倒多少油,放多少盐,加多少水都全程指导;另一个学得也像模像样,但出来的成品往桌上一端,两人还是面面相觑。良久,徒弟试探地开口:“要不,还是叫外卖吧?”

李燃无奈地问:“买来的菜还剩些什么?”

叶子答:“两根萝卜,三个蛋,一根大葱。”

“够了,还得李厨神亲自出马。等着吧。”李燃说完就钻进厨房忙活起来。

叶子用手肘杵在桌子上,歪着头看李燃利索地切萝卜丝,打蛋液,突然觉得这侧影居然显出些许俊逸。这人投身基友界,实乃广大女同胞之损失。

考虑到李燃取向的特殊性,叶子没有吝惜赞美:“你做饭的时候,有一点小帅。”

李燃正颠锅,头也没回就说:“没有吧。”

“真的,真的,我不骗你。”

“我知道你没骗我。我是说,只有一点小帅?”

果然是自恋狂。

从室友升华成食友后没多久,两人又成了球友,经常半夜起来看球赛直播,谁押的球队输了,谁第二天就得洗碗。这么一来,由谁来洗碗这种千古难题也一并解决了。

在那些看完球赛后雪花飘屏,热闹结束,窗外城市霓虹尽灭的余夜,有时仍旧没有睡意,两人便干脆拎着啤酒罐去阳台聊天。

李燃问:“没想到你姑娘家家的,也这么爱看球赛?”

叶子不屑:“看球赛怎么了,这又不是他们直男界的专属爱好。”

李燃低头思索,想来想去也没明白为什么是“他们直男界”。

长夜和酒精适合倾吐感情经历。因此叶子知道,李燃之前有个女朋友,交往了5年,却在一昔之间分道扬镳,因为对方有了更好的选择。那段时间李燃觉得感情和工作都陷入苦闷,干脆傲娇地辞了收入不低的平面设计师的工作,待业在家画漫画,做自己喜欢的事。时常出门当背包客,美名其曰找寻自我。

而前女友所谓“更好的选择”,说白了就是“更有钱的选择”。李燃试过挽回,无果。当初的人还是那个人,追求,理想,生活态度却早已南辕北辙。

看来这种事故在世上常有发生。为一个人学会做饭,结果吃的人却先撤了。为一个人把自己从球盲变成球迷,结果那个人甚至都不知道自己喜欢他。叶子告诉李燃,自己有个暗恋多年的师哥,对方一直也很关心她,可她不清楚这关心是不是喜欢,所以也不敢开口表达喜欢。

李燃抿一口啤酒,下定论,说叶子这师哥肯定是个闷骚,而要想拿下这种闷骚,只能女追男。

4

李燃说,要学会把握自己的生活,就要努力去尝试没有尝试过的事情,这样才不会后悔。

叶子也不知道当时怎么就昏头昏脑跳进了李燃的圈套——她包下一切家务活,作为交换,李燃指导她进行尝试,拿下师哥,走向诗和远方。

“打油诗也是诗,英雄联盟里也有远方。”

李燃怂恿叶子,踏出尝试的第一步,就是先申请一个游戏账号。第一天,叶子扭扭捏捏百般嫌弃,三天后,发现有点好玩。不到一周,就差抱着李燃大腿求他组队带她玩。

一入LOL门深似海,也是这时叶子才发现,自己以前误会李燃和当红小生了,原来当时他俩是在隔壁房间里通宵打游戏!

某天下班回家,叶子一进门就被熏得连连退出来,被笑得贼眉鼠眼的李燃给硬拉进门。这厮明知道叶子受不了这味,还故意买来新鲜榴莲摆在桌子上。

“你要干什么啊?”叶子瘫坐在椅子上,惊恐万分地看着端着盘榴莲肉步步逼近的李燃。

李燃说,吃以前不吃的食物,也是尝试的一部分,算是为以后正式女追男计划热身。

但叶子觉得这完全就是李燃画画没灵感了找她开涮。结果那天一个端着榴莲穷追不舍,一个大喊大叫连连求饶。正闹得鸡飞狗跳,新搬来的邻居老太太突然敲门,神色犹疑地打量李燃,末了把两人拉出来,语重心长地劝:“小夫妻之间有事好好说,可不好打架的哟。”

送走老太太,叶子和李燃互看一眼,然后同时捂着肚子笑得直不起腰。趁叶子张口大笑,李燃赶紧见缝插针塞过去一勺榴莲。叶子刚想吐出来骂他,停了几秒,突然发现,咦,怎么闻着臭,吃进嘴里怎么那么香滑绵软?

生活好像是有点隐隐的不一样了,可具体是哪里不一样,又说不上来。就是觉得莫名开心,莫名愉快。

有一次下班时路过造型屋和宠物店,叶子心血来潮进去消费。一回家,李燃说自己被叶子雷得外焦里酥。

他瞪了叶子的新卷发造型和牵着的小贵宾犬,爆发出一阵惊天大笑:“哈哈哈……你俩真像母子,太搞笑了……哈哈哈……咦?等等,这狗哪来的?”

重度洁癖症患者李燃,对狗粪狗毛惊恐避之,一度对叶子养宠物狗的想法严令拒绝。叶子打可怜牌,说:“不是你让我勇于尝试的吗?养条宠物,给生活一点新的可能。”

李燃拦着门就是不让进。叶子哀求,被拒绝,再哀求,又被拒绝。突然灵机一动,敲了隔壁邻居的门,老太太一出来,事情就演变成李燃另觅新欢,要赶叶子这可怜小媳妇走。

结果李燃得到好一顿思想教育。关上门,恨恨对叶  回来之前,于晚就已经知道,陆时熠力挽狂澜,留住了米特的事。子说:“行了行了,你可以出师了,这么有计谋了,什  “什么东西?”么师哥师弟搞不定的。”

5

叶子觉得生活真的变得更加轻巧。她尝试新东西,换穿衣风格;跟李燃一起遛狗,做菜,爬山,出去旅行;和新认识的驴友野炊,喝酒,参加篝火晚会。

她开始理解李燃当初为什么傲娇辞职,当生活的列车偶尔转了个小弯,并不意味着停滞。在风景如画的地方逗留一小会后,依旧可以继续一往直前。

李燃漫画的单行本出版后反响不错,朋友给他办了个庆功宴,李燃带着叶子去赴约。一帮大男生一见叶子,纷纷拍着李燃的肩膀和他使眼色。叶子和李燃被夹在中间,一顿解释,结果越解释越乱。

也有哥们过来和叶子搭讪,请她喝酒,被李燃一一挡住。李燃私下对叶子说,别理这群豺狼虎豹。不知怎么的,叶子看着他给自己挡酒的样子,心里竟然生出一丝小甜蜜。

谁也没想到,快散场时,李燃的前女友也来了。

包间里的人顿时都傻了眼,看看叶子,又看看前女友,纷纷不明所以。前女友也看到了李燃身边的叶子。不知为何,叶子被看得低下头,只觉得莫名心慌。

散场后,叶子没打招呼就一个人先离开,走之前看到李燃和那姑娘站在街边说话。远远的,那姑娘好像还在哭。

叶子感觉自己像是醉了,一个人闷闷地去公园绕了几圈才回家。走到小区门口,突然听到小卷毛的叫唤声。一看,李燃牵着小卷毛站在前面等她。

李燃问她怎么不等自己一块走,叶子扯出一个笑,说:“这不是怕你女朋友误会嘛。”

叶子问他干嘛站这里等自己,李燃没答,只是纠正说,是前女友。

叶子说:“我看见她好像哭了,是不是离开你,想找你复合来了?”

李燃说:“不是,我以前欠她50块钱忘记还,她是哭着求我还钱来着。”

叶子说无聊,绕开李 可她还是得为叶潇扬捏一把汗。毕竟对手太过强大,想战胜顾可很难。燃,被他拉住,说:“其实吧,我跟她说,我现在有女朋友了。”

叶子装没听见继续往前走,李燃追上去拉住她的手,说:“可我没有女朋友,怎么办,要不你做我女朋友算了。反正我们都同居了,你说是不?”

甜蜜在心里四处蔓开,叶子忍着笑用拳头揍李燃,威胁道:“别乱说,是合租!”

李燃也笑,左手拉着小卷毛,右手搂着叶子,喊:“回家打游戏咯!”
这里还有更多更好看的笔趣阁,有喜欢的朋友可以去看看!
  “我我  再说 “你回家了吗 叶潇扬说道:“这样确实不好,所以我决定——”?”纪舒问道,电话那头传来麻将清脆的碰撞声。他醉到连路都走不稳,都能从楼梯上摔下去,恐怕跑出去也是东南 小树林旁边有一个高大挺拔的人影,一看就知道是叶潇扬。西北 叶潇扬:“你觉得怎样?”分不清哪有 罗漪:“……”   于牧将一台摄影机,直接砸在卢老太太的脚边。猩红的眼,布满血丝,“我和我姐好心好意来给你祝寿,你居然敢 说罢,秦紫曦就拽着小姐妹的手大摇大摆地离开了。算计我们?你个死老太婆,真是好手段啊!好的很!!!” 罗漪:“……” 陈洛如第n次向孟见琛提出离婚,奈何这狗男人蒸不 他更大胆了一些,罗 ……漪被他圈在怀里,不好动作,他尝试着去探索更深的领域。烂煮不熟锤不扁炒不 两人借着微弱的星光摸索着走了一会儿,终于到了一处极偏僻的地方。爆。?”陆时熠说 罗漪冷冷道:“可我爸不那么想。”的  “北京空气差,环境又不好,人还多,去那里遭什么罪?”罗恒洲道,“想看大城市,一张 原本叶潇扬把软装这部分从合同里砍掉是为了节约花费,可他发现,让  一点也不像她了。罗漪自己买软装就是个错误的决定。机票就能解决的事,没必要非得过去。” 那  “时熠,谢谢你为我做的这些事。”个吻很没底气。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