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破月来花弄影 - 玉茗秋- 励志故事-小说阅读

34小说网小编欢迎您访问本站,下面让我们一起阅读文章吧!

阴冷空旷的审讯室,每天都有形形色色的人进进出出。有人声称自己无罪,有人招认一切。其实,有罪、无罪,又有什么区别。对于警方来说,真相才是最重要的。但在这个真真假假的世界,谁又能分清呢?

“姓名?”严肃的声音在冰冷的屋子里响起。

“秦雨露。”说话的是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女人。从她坚定的口吻中可以听出她丝毫没有畏惧。这倒让对面的男警官顿了一下,他放下手中正在做记录的笔,抬头朝眼前的女人望了去。

柔和的脸部线条,玉石一般的肌肤晶莹剔透,精致小巧的五官恰到好处,清纯中又带有娇媚,尤其是那双顾盼生姿,水波荡漾的眼睛。

在楚言看来,她的美也算不上倾国倾城,齐齐比她更惊艳。可是当他望向她的眼睛时,一种惊喜莫名而生。

一般情况下,来到这儿的女人面对审讯都会流露害怕之意,不管有罪与否。可她并没有,正当楚言走神时,面前的人发出了一声轻笑。

一阵尴尬过后,楚言才调整好状态,继续审问。

“段天奇和你是什么关系?”

“他是我的前男友。”

“那你们分手后,还有联系吗?”

“没有。”

“那你知道他回国的事吗?”

“知道。”

一阵快问快答后,楚言还希望她能多说些,可她每次都是言简意赅。看她坚定的眼神,仿佛不容侵犯。也许她真的什么都不知道,楚言第一次动摇了。

在警局里,他是出了名的打破沙锅问到底,没有人能经得住他的审讯。可这一次似乎失效了。

正当楚言准备走出去时,秦雨露叫住了他,说了一些奇怪的话:“如果我说死的人并不是段天奇,你会相信吗?”

楚言有些吃惊地望着他,其实他也一直在怀疑这件事情。前几天事故发生时,段天奇在汽车爆炸中已经尸骨无存。警方也已经不能辨别身份,只是在现场看到一条吊坠,那是上面刻了段字,还有段天奇的指纹。

经过多方认证,才确定了死者身份。还有一点让楚言感到奇怪。那天段天奇刚好回国,本应该是朝着市中心的段式集团开去。因为段豪要宣布段天奇的接管事宜,可为什么车会开往偏僻的山路呢?这就好像他事先知道一样。

尽管有疑点,但楚言此刻还是恢复了平静。他换上往日的严肃面孔,对面前的人问道:“你还知道些什么?”直觉告诉他,这个女人不简单。

秦雨露倒是因为这突如其来的问题愣住了,她本是随意的一句话,却不想招致怀疑。

“我不知道,因为我没有证据。”她淡淡说道,不想解释,因为这样只会越描越黑。

楚言知道这样周旋下去并没有成果,于是便让秦雨露走了。

警局外面,一个身材高挑纤细的女人正扶着墙慢慢行走,她的眼眶已经湿了,感觉再走一步眼泪就要掉下来了。

这时,一个气度不凡的中年男子朝着警局缓缓走去。他眉头紧锁,眼睛浮肿,似乎是因为悲伤过度,整个人苍老了几十岁。

秦雨露认得他,他是段天奇的父亲。她下意识地握紧了拳头,忍者眼泪,快步走了出去。

为什么会突然说出那句话,其实她只是不愿意承认段天奇已经死了。

那天晚上下班后,她打开了电视,看到的就是这样一条新闻,段式集团继承人不幸身亡,爆炸事故疑似他杀。

看到那浓烟滚滚的场面,她瞬间跌落在地。不敢相信那个说要陪她一生一世的男人,居然就这样不守信用地走了。她觉得这一定是老天对她的惩罚。

五年前,她被迫做出了选择,与他分手。段天奇愤然离开,飞往法国,走之前,那个男人还苦苦哀求让她一起走。可那个时候她害怕、懦弱,最终还是将他拒之于门外。以为他会一直等在外面,可第二天早上段天奇已经走了。

她在门口站了很久,屋内的人却发出了微弱的一声叹息。是啊,走了更好,是自己一手毁掉的幸福,怨不得别人。

很久以后秦雨露才知道,当初那么容易放手,只是因为爱得不够深。

悲伤虽然逆流,但生活还是要继续的。秦雨露在段式集团上班,当初她是坚决拒绝和段家相关的一切。可是段豪故伎重演,并且联系了其他公司。这下,秦雨露不去也得去了。

她是一个坚强不屈的人,没有什么能成为她的弱点,即便是段天奇。但母亲秦春莲却是唯一一个。

从出生起,秦雨露就没有见过父亲。坏孩子们总爱欺负没有爸爸的她。刚开始,她会忍者,后来她知道要反抗,要让自己强大起来,让自己和母亲不受伤害。谁也不可以。

办公室里,青涩稚嫩的助理走了进来,走到她面前:“秦总,董事长让您去他的办公室。”

“好的,我知道了。”她抬起头,对面前的人嫣然一笑。

助理点点头出去了,她一直很佩服秦雨露,靠自己的努力一步步坐上了总监的位置。人长得美,待人也温和友善。虽然公司有传闻她和董事长的关系不一般,但还是视她为奋斗目标。

董事长办公室里,秦雨露一脸淡然地看着这个高高在上的男人。她恨他,但她动不了他。

“董事长,找我有什么事吗?”她声音依旧冷漠。

“没什么事就不能找你吗?”段豪的语气中闪过一丝不悦。不得不承认,岁月对这个男人太过宽容了。四十多岁却风采依旧,俊朗的面庞让秦雨露想起了段天奇,只是前者刚毅,后者更多的是温润。

想到天奇,秦雨露眼中闪过悲伤。

“怎么,你还在为我儿子的事难过。你们不是分手了吗,难道还有联系?”听到这话,秦雨露感到后背发凉。她恍惚了一下,发现段豪的手已经覆上了她的腰。

她吓到了,三年来她一直不明白段豪这么做是为了什么。他没有碰过自己半分,也没有让自己为他做地下交易。

为了母亲,她决定以静制动,寻找能够一举摧毁他的东西。可是慢慢发现,她永远不知道这个人心里在想什么。

秦雨露本想挣扎,可是一看根本动弹不了,于是只好按兵不动。身后的男人见她不动,也越来越放肆起来。

他的大手从腰上一直往上摸索,透过衬衫领口伸了进去,在那柔软处来回游离揉搓。秦雨露觉得羞愧难当,她的身体抑制不住地颤抖,嘴唇因为咬得太紧而流出血。

她一边忍受着段豪在她身上肆意地夺取,一边咬着牙说道:“原来,董事长的目的是这样啊,怎么不早说,我应该好好准备让您满意的。”

秦雨露没想到自己会说出这么羞耻的话,脸上也顿时红了。但她不想让他看到。意乱情迷的人突然顿了一下,冷笑了一声:“宝贝,你以为你的激将法有用吗?”

说完,他邪魅一笑,顺势将秦雨露压倒在沙发上,衬衫扣子已被扯开。见情形不对,她算是明白了自己是躲不过这一坎了。她放弃了挣扎,但她早已准备好了一切。如果他真的做了,那她就会把那份资料送往警局。

可接下来的一切却让她始料不及。

段豪停了下来,他起身走向窗边,背影让人看了发凉。此时,秦雨露半裸着躺在沙发上,她已经没有力气站起来了。

段豪瞥了她一眼,从袋子里拿出一件衣服丢在了她的身上。受惊的女人并没有要领情的样子,她缓缓起身,拢了拢被撕破的衣服,还好只是一小块。

段豪见她没有换,便厉声说道:“难道,你想让天奇看到你这副模样吗?”

秦雨露显然被这句话震惊到。她吃惊地望向段豪,正想开口,门外却响起了脚步声。

她的心紧张了起来,直到门被推开的一瞬,她都感觉自己是在做梦。那个时常出现在梦中,说要照顾她一辈子的人终于回来 “谢了。”几个男生露出计谋得逞的坏笑,继续追着球跑了。了。她强忍住泪水,让自己看起来不那么狼狈。

三年不见,他还是那么耀眼,如春风般温和。段天奇一脸漠然地走进来,视线从她身上扫过,眼神里有一丝不屑,继续走过她身边,在段豪面前停下。

“爸,我回来了。”

段豪拍了拍眼前人的肩膀:“嗯,回来就好。”

晚上,秦雨露一人走在回家的路上。白天发生的种种是她不曾想到的。段天奇没有死,可他却忘记了自己。

三年前,他愤然离去,给秦雨露留了短信,说要让她等他回来,千万不要忘了他。言语里的真切,她是感受到的。可他回来了却不记得当初的事情。这是多么可笑啊!她开始可怜自己,以为淡然就能解决一切,却只是越陷越深。

她蹲在楼梯口哭了,母亲还在家,她不能进去。

这时,一阵似曾相识的声音在头顶上响起:“我还以为你一直都像个刺猬,永远把自己坚强的一面展示出来。”

听到这话,秦雨露抬头,竟发现是那个男警官。她站了起来,擦去脸上的泪痕,开口说道:“警官,还有什么问题吗?”

楚言没想到这个女人会转变如此之好,他一时竟忘了来的目的,便只好说道:“我家就住在这儿,只是看到有人在哭,送几张纸罢了。”他抓紧了手里的纸。

“你家住几楼啊!”秦雨露看到他的小动作,问道。

没想到楚言竟然指了指对面。这下,秦雨露倒是震惊到了:“没有想到,你就住我对门。”

楚言还想再说些什么,对面的门忽然开了,一个肤白貌美的女孩子对着楚言喊道:“你回来了,怎么不进来啊?”

楚言明白她的意思,随声附和道:“哦,知道啦!”又转身朝秦雨露说了声再见,就直接朝女孩走去。

“齐齐,你怎么住在这儿啊!”楚言坐在沙发上,审视着她。

面前的女孩一脸天真笑容,丝毫不介意对方审视的目光。

“怎么样,楚警官,今天可帮了你一个大忙吧!你不谢我,反而质问我,真让人寒心啊。”对于眼前这个不苟言笑的男人,齐齐真是又爱又恨。

楚言似乎意识到自己的行为,便说了声谢谢。

齐齐和楚言从小一起长大,两人在一起总喜欢互相调侃。齐齐是富家千金,因为父母忙,一直在爷爷奶奶身边长大,楚言就是她的邻居。

齐齐是个任性的女孩,可是在楚言面前,她总是格外听话。也许,从那时起齐齐就喜欢上了楚言。

想到现在的局 早恋, 等于堕落吗?势,楚言心生一计:“齐齐,帮我一个忙。这段时间,我就搬来和你住吧。”

齐齐诧异地望着他,但想想这也是个好机会,便答应了。这可是难得的好机会。

秦雨露回到家中,母亲已经睡下了。

她疲惫地走到床边,对母亲说了今天的事情:“妈,你知道吗?天奇他没有死,可是他已经不记得我了,他一定觉得我是一个轻浮的人。妈,你能告诉我为什么段豪要这样做吗?我真得不想再呆在段氏,也不想再和姓段的有关系。

当初是我抛弃了他,现在他不记得我更好。明天我就去辞职,你现在身体也好了,再也不用受他们控制了。妈,你放心,我会努力工作,让你过上好日子的。”

说完这段话后,秦雨露真的是要和过去告别了,离开这里是最好的选择。可秦雨露不知道,床上的人其实并没有睡着,此刻她已是泪流满面:“露露,是妈对不起你,一切都是我的错啊!”

秦雨露拿着辞呈找到段豪,段豪居然没有反对,这让她心生怀疑。

“你为什么不反对?”秦雨露感觉不对。

“我为什么要反对呢?我的确很欣赏秦小姐的能力,但公司也绝对不会留一个有异心的人。

听到这话,秦雨露只感觉一道凌厉的眼光朝她射来。她心想是不是他知道了什么。

段豪感觉到她的不自然,语气放松了下来:“你不必多想,其实职员要走要留都是自己的选择,我不会过多干涉。”

秦雨露没有接话,她放下辞呈,准备离开。走到门口时,听到段豪说的话:“不过我希望,秦小姐你能再待一个月。一个月后,你就是自由的了。”

秦雨露不知道他又在打什么主意,她担心又要以母亲为要挟,便说道:“你不要再以母亲要挟我了,我不会答应的。”

段豪早知道他会这么说,轻轻一笑:“你误会了,这次不是你母亲,是天奇。天奇现在刚接手公司,很多业务都不会熟悉。而且你知道的,他人又比较单纯,公司这么多老家伙觊觎他的位置。我想要安排一个能帮他成长的人在身边,你就是最好的人选。”

“为什么是我?当初不是你让我们分开的吗?现在又要让我接近他,这么做有意义吗? 比目鱼我必须要说一下,我这辈子吃过最坑的东西t0t味道还不错,就是一千块钱,一共就十几片!!!点菜时候服务员还一个劲跟我说这个量很大!!!大个屁啊摔!!!”直觉告诉她,一切都不会是这么简单。

“我向来公私分明,选你是因为你的能力,秦小姐不要多想了。”

“我不会去的,你还是另请高明吧!”她好不容易才下的决定,可不能再错一次。说完后,她走出了办公室。这一次段豪也没有再留她。

走出公司,秦雨露沐语在灿烂的阳光里,脸上不自觉绽放出迷人的笑容。不远处驶来了一辆黑色宾利,俊美帅气的男人从车上走了下来,一眼就看到这个笑靥如花的女人。

她就像徘徊人间的仙子,让人如痴如梦。而自己却像是生活在黑暗中的木偶,虽然有惊艳的包装,内心却是腐朽不堪。

望着眼前人,他心生出了邪念,他要把仙子拉入无尽的黑暗,与他一起沉沦。想到这儿,温润如玉的脸上露出了邪魅一笑。

沉醉在阳光中的秦雨露回过神,感觉有人一直在看着自己。可四处张望也没发现可疑人物,往公司大门望去,只有一闪而过的身影。

自从楚言搬到秦雨露对面后,他们两倒是熟络了起来。秦雨露觉得这个男人私下里还是挺温柔的。

楚言很会做菜,每天都会变着花样,这让齐齐很是开心。秦雨露一直都忙于工作,对于做菜真是一窍不通。再过几天就是母亲生日,她想要做几道菜给母亲一个惊喜。

母亲生日这天,她和楚言一起去了菜市场买菜。对于买菜这种事,她也是没有经验,不知道怎么挑选。这才请了楚言和她一起来,没想到他还真适合家庭主男。

他们有说有笑地走着,走到小区门口,一个黑色的身影从他们身边走过,眼神一直放在秦雨露身上,但她并没有发现。

回到家中,她被吓到了。凌乱的卧室,被推倒的桌子,还有晕倒在地的母亲。她连忙跑过去,抱住母亲不停地呼喊。随后赶来的楚言赶忙联系了医院,当救护车赶来的时候,秦雨露已经泣不成声了。楚言一直在旁边抱着她,害怕她会做出危险举动。

医生说母亲的病情差不多稳定了,只是受到惊吓导致心脏病发作。病房里,秦雨露一夜未眠,守在母亲身边,害怕她会又一次消失。楚言也在一旁的沙发上陪着她,望着她倔强瘦弱的背影,他心生怜惜,不知道该不该把这件事情告诉她。


这里还有更多更好看的笔趣阁,有喜欢的朋友可以去看看!
  想想都令人怄气! “哪来的呀?” 于是,当秦紫曦推开 另外,行 大部分同学对挖矿的概念还停留在小时候玩过的一款经典网页游 “医生, 会不会落下病根啊?”纪舒急了, 她就这么一个宝贝儿子,右手这么关键的部位骨折了,换哪个家长都不能接受。戏“黄金  于晚  于晚之前还以为陆时熠那个电话,是真跟她告白原来也是把她当做了游戏对象,耍她玩呢!抬眸 几个男生频频摇头,最后得出一个结论:“完蛋,供电电路烧坏了。”望过去,果不其然,出现在电梯外的人,正是多日没来公司的陆时熠。他今天穿着一身剪裁合体,质感极好,一看就很昂贵的深色系西装,白衬衫上配着精致的袖扣,黑色的高定皮鞋一尘不染。身姿挺拔又卓然。依旧帅的 “哎,就怪你。”罗漪埋怨道,“这下被人家看见了吧?”惹眼。  “这样的女人你敢要吗?”于牧反问。不过不等他回,就直接替他回答了,“我跟你说,你绝对不敢要!谁不喜欢温柔体贴又善解人意的小女 “你姑姑跟我爸是同事。”他说道。人。老子才不要跟她一样嗝,只知道工作,打一辈子光棍呢!”矿工”上, 跟她们说, 她们也不了解, 只觉得在矿场工作应该都是体力活。行好给个预收呀, 桐泽有丰富的稀土矿藏,罗恒洲这些年早就赚得盆满钵满。这本全部写完就开《他不温 前三年,报社也没给她开多少工资,最有价值的就是北京户口指  他知道于晚没出门,这么早也不可能在睡 罗漪从书包里掏出一本书来看,是川端康  于晚挡在门口,将兄弟两隔绝,“别搭理他,他最近在犯神经。”成的《雪国》。觉。就算睡觉,门 太久没有亲热了, 以至于罗漪在被他吻上的那一刻,脑子“嗡”地一下, 一片空白。铃这么响,她不可能听不见。况且,这之前,陆时熠 研究着研究着,他顺带 “不认识啊,怎么看着不太像我们年级的?”着也学会了摄影。不管什么时候来找她,于晚都会很快开门。标。柔》。门的时候,大家都笑逐颜开,欢迎她的到来。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