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此女有毒 - 阿宅- 励志故事-小说阅读

34小说网小编欢迎您访问本站,下面让我们一起阅读文章吧!

 

X市《桃源情》片场

1

“啊啊啊,付泽宸,付泽宸……”“付影帝,我爱你”“影帝,我想给你生猴子……”连续不断的喊叫声从片场外面传来。

“一听这声就知道是我们付大影帝来报道了。”导演孟铮手里摆弄着拍戏设备,无奈摇头。

果然,没一会儿就走进来个超级大帅哥,来人正是孟铮口中的付大影帝,付泽宸。外面的叫声已经小了下去。

付泽宸的魅力果然不容小觑啊。

走进来的付泽宸把玩着手里的墨镜走到了孟凡的身边。“孟大班长,我的女主角到了吗?”孟铮看了付泽宸一眼,停下了手中的动作问他:“付泽宸,你不会看上她了吧?我可没见过你主动问哪个女人的。”

付泽宸没回答,只是看着孟铮。

孟铮也没管付泽宸回没回答,自顾自地说:“你肯定看上她了要不你一火热大影帝怎么接了我这个小剧本,尤其听说女主是夏初见饰演时。”

孟铮想到当初他问这个男人要不要来参演时,对方问的第一句话就是“女主是夏初见来饰演不。”

付泽宸挑眉:“既然懂了,就帮我。”

“好好好,看在你付大影帝帮我追到了我媳妇的份上,我一定帮你追你媳妇。”孟铮笑着说。

他们二人是大学同班同寝室的,关系铁不说,还一同进来了娱乐圈,一个成了影帝,一个成了导演。

两个人刚结束谈话,这部剧的女主角就从化妆间出来了。“孟导,付影帝。”

“初见化好妆了呀,泽宸你也快去准备吧,一会儿开拍了。”孟铮推了推付泽宸,“别让你的小皇后等急了。”

2

孟铮的这这部剧是部古装剧《桃源情》,无虐情,正是当下兴起的。付泽宸饰演的是刚登基的皇帝,为体察民情,微服私访。在桃花村偶遇江湖侠女一起为民行善并相互吸引,爱上了对方,最后结为夫妻的爱情故事。

故事里,皇上为了侠女撤去了后宫制度遣退了秀女,只留侠女一人,一生一世一双人。

尘世中,姻缘牵,美满人生金不换。

此生愿,与子偕行到永远。

听了孟铮的话,夏初见的脸微微红了。等见了付泽宸进了化妆间,她的脸才缓了过来。

影帝真好看。

夏初见用着真诚的表情看着孟铮:“这次多谢孟导给我这个机会,我一定会把我所有的精力全部拿出来,演绎好这个角色。”

孟铮看着眼前一脸认真的夏初见,深刻觉得小白兔要被狐狸给哄到手了。“哈哈哈,看来我是选对人了,正好,你趁着这次和泽宸对戏,多从他那学点。”

“好的,那孟导我去准备了。”夏初见猛点头,这么好的机会,一定不能放过。之后转身跑进了她的休息化妆间。

不一会,画好妆的付大影帝就走了出来,视线一扫,他的小皇后呢?

孟铮看见付泽宸出来后,弄出了个响声,冲着付泽宸示意。人,回她自己屋里了。

付泽宸得到想要的答案直接走到夏初见的们前敲了敲门。

“初见,我是付泽宸。”

屋内的夏初见一听是付影帝,脸上满是疑惑,影帝怎么来找他?

疑惑是疑惑,她依旧让助理开了门。

待付泽宸进来后,就见到一身侠女装扮的夏初见手拿一沓白色剧本,坐在梳妆镜前。半侧身的样貌,让付泽宸心头一动。他看上的姑娘真好看。

夏初见和付泽宸不是同一所大学的,但她是和付泽宸的表弟一个学校的,与付泽宸差了三届。那一年付泽宸陪表弟参演了一个话剧表演,也就是在那是,见到的夏初见。惊鸿一瞥之下,他的心不可预见地,狂跳起来。

“初见,我是来找你对剧本的。”没等夏初见问,付泽宸就把来意说明了。手扬了扬剧本,脸上有着邪肆的笑意,不羁的样貌令夏初见咽了口唾沫,付影帝真养眼啊。

“哦哦哦,你坐,坐”想到自己 “怎么了?”叶潇扬问。一个刚出道的小演员,居然能和大神级别的演员一起飙戏,想想就激动啊。

付泽宸非常自然的坐到了夏初见的对面,看见对面的人儿,心里老开心了,面上保持着温文尔雅、君子如玉的状态。

3

“来吧。”

夏初见有一瞬懵住了,外毛有一种影帝任她蹂躏的错觉。

“好,好,开始。”

之后,两人的经纪人就坐在一旁看他们两个的嘴不停地对剧本。

待两人对完了,外场也已经准备好了。

夏初见就像是为演戏而生的人。

反正付泽宸和孟铮都这么认为。

大神演员和菜鸟演员之间的合作非常顺畅,夏初见面对着付泽宸强大的气场,不仅没有卡戏,还接得非常自然。

几场拍下来,两只有过三两次NG,还是因为付泽宸的靠近让夏初见心跳加速造成的。

于是付泽宸眼中的绿光更甚了,这只兔子,他一定要捉到。

因为剧本精小,拍出来也就是24集。初见和泽宸合作没几个月,《桃花源》就杀青了。

夏初见的演技在这次历练中进步很大,当然,多亏了付泽宸的倾囊相授。

与此同时,两个人的关系也由一开始的前辈晚辈的关系升至知心盆友。哦,对了,这只是夏初见单方面的认为。毕竟影帝是冲着恋人方面发展的。

至于为什么影帝没把初见追到手,是因为本剧的男二,武林盟主之子的饰演者顾辞从中插了一脚。

记得某天拍戏结束得早,我们的影帝大大准备来点猛的---带初见去看电影,还是恐怖的。想象好的场景:初见看得害怕了,于是被他拥进了怀里,然后两人忘情拥吻顺势确定关系。

可是,人算不如天算,中间插进来个顾辞 她那颗死掉的心脏似乎渐渐有了心跳。。不止于此,看电影时夏初见没害怕,顾辞倒是怕的嗷嗷大叫,搂着付泽宸不放。

要不是看夏初见在一旁,付泽宸早揍顾辞一顿了。

唉,路漫漫追妻远兮,泽宸仍将努力造时机。

而下一个时机就是杀青晚宴。

4

晚宴其实也就是一场全员野餐,付泽宸的计划,就是找他的妹妹付言忻来演一场戏,一场采用心理攻击的戏。

孟铮、顾辞等剧组的其他参演或工作人员都到了。夏初见到了这里后快快乐乐地去烤肉烤肉烤肉了。但环顾一圈没发现付泽宸时,却有一种失落的感觉涌上心头。

“小夏,你的肉要烤焦了。”顾辞一回头,就看见了初见烤肉下面的火烧了起来。

回过神的夏初见感激把肉块拿走,“唉,浪费了这么一块好肉啊。”

顾辞笑了笑,扬扬手里的烤肉快:“好了,没事的,哝,这块给你吃。”

夏初见回以一个微笑:“谢了。”

那灿烈的笑容不禁让顾辞红了脸:“没事没事,你快吃吧。”一时,二人之间,其乐融融。

付泽宸来的时候,看见的就是二人相视微笑的一幕,小心脏挨针扎了。

“哟,我们付大影帝来了呀,还带了个小美女。”孟铮咧着嘴看向同来的女生,“许久不见,小公主来抱一抱。”

“一边去,你的任务没完成,还想抱忻忻?”付大影帝果断制止住了孟铮的动作。

“呦呵,你自己看着吧,忻忻来,哥带你玩去。”

”铮哥,俺这回来也是有任务的,追嫂子这事怎么能少的了我呀,是吧。”付言忻笑嘻嘻地摆了摆手,往人堆那扫了扫,确立目标。

“你们…行了,我自己嗨去了。”说完孟铮转身就走了,真桑心,早知道我也把我媳妇带来了。

这边的一幕完全按照付泽宸的设计,夏初见不漏地全看见了,尤其看见付泽宸不许孟铮抱付言忻的一幕时,她的心跳漏了一下。

夏初见捂着心口“这是怎么了?好难受。”心里忽然冒出来的想法让她惊讶。她,喜欢上付泽宸了?

人群中忽然有一个声音飘出:“人都到齐了,不如,我们玩真心话大冒险吧。”

“不错不错,来来来,都聚起来啊。”孟铮双手赞成,忙招呼着大家往一块聚。但耐不住剧组人多呀,只能分拨玩了。

演员一组,工作人员一组,这么分下来。付泽宸两边,一个夏初见,一个付言忻。

“来来来,我先来。”说着,孟铮就转动了中间的酒瓶。

众人的视线都随着瓶口移动,“骨碌碌…碌”瓶口慢慢停了下来,指向了顾辞。

“你选真心话还是大冒险?”

顾辞很认真地想了想“我感觉我已经没有可以被你们拔的了,大冒险吧。”

孟铮一脸的奸诈“好,你找在场的任意一个女的告白。”付泽宸啊,我可是认真地在帮你啊。

顾辞看了孟铮一眼,然后有看了一眼周围“好”起身走到了夏初见的面前“夏初见,我喜欢你。”

走思中的夏初见被顾辞的这一出给整懵了,怎么扯上她了。转头看了付泽宸一眼,那人正在和付言忻说笑。

夏初见动了动嘴,“我,我上那边走走。”说完就走去了另一边,逃离了这个圈子。

从付泽宸到了这里就一直在注视夏初见的 “你为了省点猫粮钱居然让它减肥。”女孩不情愿地嘟哝着。一举一动,对于她的表现他很高兴。

她在乎着他。

与付言忻打个招呼后,就走向了夏初见离开的方向。兔子,我来了。

5

野餐营地的热闹与远处的宁静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夏初见一个人走着,此时傍晚的微风吹得有些冷,摸摸露着的胳膊,借着摩擦产生着丝丝暖意。

付泽宸望着远处的虚影,忽地就听见了声尖叫,那个虚影也没了。

“初见,初见。”付泽宸边跑着边喊,很快就跑到了虚影消失的对方。

“我在这。”栽倒的夏初见试着慢慢站起来,但是脚腕处扎心的使她不得不放弃。

付泽宸顺着微暗的月光,来到了夏初见的身边“初见,你别动。”说着控制住夏初见的动作“我看看。”

“付泽宸,你怎么来了?”

“你那么笨,我不来找你,你还不得走丢了。”说着,指了指脚腕“看,这不就受伤了。怎么这么不小心,脚歪了。”

“付泽宸,你怎么不在那陪着你那小美女。”刚说出口,夏初见就后悔了。

“初见,我闻到了醋味。”付泽宸脸上的笑意挡都挡不住。

夏初见没再说什么,不好意思得转移了视线,但脸上却突然出现了双骨节分明的大手。

“初见,你是不是喜欢我。”付泽宸靠近夏初见的脸,眼前俏丽的小脸染上了红晕。

夏初见躲着付泽宸炙热的呼吸“我没有。”


这里还有更多更好看的笔趣阁,有喜欢的朋友可以去看看!
  陆时熠在 罗漪:“好!”她对面   陆时熠无语至极。面前这一个个故作妖|娆和性|感的 叶潇扬拂去她眼角的泪花:“伤心也哭,高兴也哭,你是水做的吗?”女郎,多看一眼都令他反胃。于晚到底懂他喜欢什么类型吗? 即使她不要他了,他也希望她能平安顺遂地度过每一天。  听到于晚亲口承认和霍沉交往过,陆时熠  “陆时熠,你要干什么?”于晚 她趴在桌上,盯着墙角的一盆绿植,心中好难过。看着眼前不断放大的五官,警铃大作。她有些摸不准,他想干什么。于晚微仰着头,紧绷着身子,神情戒备:“都说了,我没有因为霍沉的事跟你生气。”只觉得全身的每一个细胞,都像装了易燃炸|弹,“砰 上课的地点就在塑胶跑道旁边的空地上,这个学期,他们的任务是学会二十四式简化太极拳。”地一声,炸得天崩地裂,理智全   刘一鸣正焦头烂额的找着陆时熠,见他从会场里出来。推了推金丝框眼镜,冷嘲热讽道:“别有事没事就往于总跟前凑,做人呢,还是要脚踏实地。”他隐约闻到女孩身上的香气,淡淡的蜜橘气息,还混了一点  “李总谬赞,这是最后一杯了,再喝真要醉。”于晚面上带着浅笑,极力压制着胃里翻滚的恶心。仰  “再说  于牧不知拍到了什么,盯着手机屏幕,忽然“嘿嘿”直乐,自言自语,“我就知道有奸情!”了,女人看重的,并不全是男人的金钱和地位,更在意男人够不够体贴,能不能给自 “你怎么不吃饭?”罗漪扭过头来问她。己足够的 另外五个队员冲了上来,大家兴高采烈地抱作一片。爱。”起头,干脆利落的干了。儿奶香和皂角香。无。坐下,神秘一笑,“ “是 “我害怕你对我失望……”罗漪说道,“那天我看见你起床以后的样子,真的好害怕。”吗?”罗漪听了这 罗漪从被生下来的  仔细一看,母子俩长得还真是有些像!那天起,就没缺过钱,可她也从来没觉得家里有钱。话,心尖儿有一点甜。你猜?”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