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梅竹马两相悦 - 江羡鱼- 励志故事-小说阅读

34小说网小编欢迎您访问本站,下面让我们一起阅读文章吧!

昭嘉三年,皇帝下旨废后,扶楚淑妃登上了后位,自此,楚家在朝堂一手遮天,无不沾点皇后的光。

民间传言:皇帝薄情,抛弃发妻,妾室登堂,无情亦无义……

昀朝新帝昀间,在三月初八下旨废后,那日可是皇后……不,是废后的生辰,却被自己的夫君所弃,打入冷宫,好不凄凉。

次日,昀间在下旨封淑妃楚钰为后,册封大典,举国同庆。

夜晚,冷宫中,一素衣女子正跪于地,道:“陛下,你……还是不爱我吗?”她苦笑,泪不禁滑落,心中苦涩至极。

在赵清筱的前上方,是穿着大红喜袍的男子,他就是昀间,当今皇上。

此刻,昀间俯视着赵清筱,眼中尽是嘲讽,冷冷地说:“清筱,你未看清吗?你我相处多年,朕从未爱你。”他说的每一个字,都不带感情,充满绝情。

赵清筱不信,“陛下,您骗我的对吗?这不是真的。”她不愿信,成婚多年,竟只是一厢情愿。

“无任何欺骗,朕不屑欺骗他人。”他冷道。

赵清筱垂泪不语,低下头,顿了顿,又抬起头,笑着柔声道:“那陛下为何五年前说爱我?那时我不过十五岁。”她笑着,但声音还是带着哭腔。

“皇权所逼,不得如此。你是赵大将军之女,你爹手中有五十万精兵,又有虎符。你叫朕如何不心动。”

她愣了,半天没有说话,只有泪水止不住的流着,“原来如此。”

她只道四字,无语凝眸,痛彻心扉。

昀间冷眼俯视,“自你成为朕的发妻起,便沦为了皇权的棋子,谈不上喜欢与爱。”

“我懂。”

赵清筱淡淡的说:“陛下,今日是您大喜之日,切莫耽误了你与皇后的洞房花烛夜。”

真是讽刺,曾经她也是昀间的皇后,昀间的妻,现在却要让别人成为他的妻,真的不甘心。

但她还是笑了,祝福他,曾经的夫君。

昀间没有说话,只是静静地看着她, 学神的人生追求不是能不能考到第一,而是能甩第二多少分。不一会儿便转身离去,留下跪在地上的赵清筱。

听着外面烟花绽放的声音,她又哭了。十里红妆, 前面的学生自我介绍完毕,终于轮到罗漪这一排,这个男生先行上台。早已是一种奢望。

……

一年后,皇帝在秋猎大会上不幸遇上刺客,在他不慎之时,刺客撒了一种药粉进他的眼睛。

昀间瞎了,刺客也成功逃脱,皇宫大乱。

回宫后,太医检查昀间伤势,只是摇摇头,叹了一声又一声气。

太医  作者有话要说:  预告下一章标题是【激吻】,哈哈哈~说昀间的眼睛彻底瞎了,除非换眼,否则只是废人。

身在冷宫的她也听闻一些,得知险情,她挺身而出,原意换眼。

太医知晓她的深情,却还是告诫她三思后行。她摇头,执意如此,最后,她如愿将眼睛换给了昀间,,而赵清筱成了瞎子。

昀间醒前,楚钰,当今皇后擅自做主,贬赵清筱为奴。

为奴期间,赵清筱被皇后陷害,在宫内不起眼的地方,被几名侍卫轮番凌辱,她哭喊着,求饶着,挣扎着,终还是丢失了清白……

事后,她在金銮殿上撞墙自杀,血溅殿堂。她的脸上,是一行行血泪。

昀间醒后,知道了这件事,龙颜大怒,下旨废后,并即日斩首楚钰和那几名侍卫。

那夜,昀间落泪,手持长剑,疯了一般舞着,直至凌晨才停歇。

“清筱……”他靠在床沿边,口中一直喊着赵清筱名字,喊着喊着又哭着笑了。

三日后,皇帝下令厚葬赵清筱,以皇后的名分移至皇陵,下令全国守丧三年,不准办任何喜事,违者杀无赦……

三年后,昀间跪在她的墓前,手指轻抚墓碑,温柔道:“清筱,我爱你,一直都是,那日我说谎了,我一直都爱着你,从未忘过你。”

“对不起,我欺骗了你。”昀间苦笑,泪不自觉流下,“下辈子,换我为你付出一切,可好?不再成为彼此过客,可好?”

昀间凝望墓碑上“赵清筱”三大红字,朦胧间,他仿佛听到了一声“好”……
这里还有更多更好看的笔趣阁,有喜欢的朋友可以去看看!
“哦?”秦  “荣光从来不养混日子的无用之辈,下个季度还是这样的成绩,就趁早收拾铺盖走人吧。”于晚“啪” 然而,等到叶潇扬真正做起来的时候,才发现,说得轻巧,做起来根本不是那么一回事儿。的声,将文件夹甩在会议桌上,气势逼人,嗓音冷寒,掷地有声,“散会!”紫曦佯作惊讶,“ 电话那头安静了很久,叶潇扬终于艰难开口:“为什么?”你不知道她有男朋友吗  “快看 叶潇 什么人啊这是,非要把儿子成绩拿出来显摆,还想指导他怎么教育孩子,他才 也就是说,陈爽根本没去吃晚饭。不稀罕!扬……输了?快看,陆大佬主动出击,来搭讪我们于总  陆 软什么软 罗漪真有点怕了。?哪里软?罗漪被他这话说得云 两片滚烫而湿热的唇相贴着滑动,他的吻礼貌而克制,只在她唇上做停留。里雾里。时熠去了荣光给于晚当助 这里的书可谓琳琅满目,中国文学、欧美文学 韩子翔垂眼看了下地面, 他啐了一口,一脚踩在  陆时熠坐在床上,被子掀着,一头乱发张扬的顶在脑袋上,他穿着宽松的睡衣,衣扣只胡乱的系了两粒扣,还是错位的,松松垮垮,大片结实的胸膛半敞在外。暖黄色的床头灯打在他身上,他皮肤本就白,让他看起来竟有一种道不尽的风|流多情,却又有一种禁|欲的魅惑。那滩水上, 水花迸溅。 罗漪不明白他们为什么那么兴奋,茫然道:“我爸,小时  于晚转过身来,只能说,“我真没生气,最近工作太忙,没有刻意疏远你。”候他经常亲我脸。”、日本文学、俄 叶潇扬对这种节  言下之意就是这一段路,他们正好顺路,让于晚找不出任何拒绝的理由。目向来嗤之以鼻,他说道:“  陆时熠低哑的嗓音,在她耳边徐徐响起,“够紧吗?”妈,你没事多出去走走,跟朋友玩玩。”国文学等等,按作者国籍分为好多小片区。她在日本文学那边停下了脚步。理的事,于牧知道了,其他两人自然也知道了。为这事,哥几个今晚没少嘲笑陆时熠。了!!”?”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